蕭踐:隨想 短評 2017

記取日常靈感頓悟,癡人瘋話,自省自查 …

宋代極簡主義美學的興起和興盛,或在某種程度上佐證了一種觀感,即,漢、唐一統而五代十國裂分之後中華分而又合、尊重文人的政治清明、外患難除、戰亂頻繁的大宋王朝國度,在思想相對自由、文化空前繁榮的同時,人們的精神反而更趨壓抑,於是,純粹、樸素、簡約乃至個性,更加受到尊崇。

—— 蕭踐  2017.01 ​​​​

有感於 蔣勳對宋徽宗的一段點評:

『宋徽宗輸了帝國,卻贏了美。他建立了統治者的另一種品格,從不會蠻橫粗暴,不炫耀權力和財富。宋,有一種“柔的文化”,當時西夏遼金都比宋強,但宋比他們晚滅亡,南北宋三百多年,比唐朝的二百六十年還長』。

6-宋徽宗-听琴图-song-huizong

……

歷史是過去的今天,今天是過去的延續,其實歷史和今天沒有一個截然的界限 … 歷史人物和今天的人物在人性上是相通的,這一點是非常明顯的。

—— 王立群 2007.04.20

 

文學是人學,史學也是人學。文學是人創造的,歷史也是人創造的。沒有人就沒有文學,也沒有歷史。而過去和現在是連接在一起的,它的連接點就是人性。

—— 易中天 2007.04.20

情深人不壽,義重心多傷。
志大才若淺,氣盛辱常來。
諾頻信難立,言多計有失。
慧極身必損,謀遠功成晚。

—— 蕭踐 2017.2.28

阿里系最大的腐敗,大抵存在於企業文化的虛浮、價值觀的混亂、系統胎生病毒以及社會擔當不力。阿里系對社會最大的貢獻不是電子商務的推廣,而是電商衍生品 —— 支付寶(及其相關衍生品)對傳統國有金融體系的衝擊。若少一些奴性和投機,多一些自由精神和文明擔當的膽略,阿里或可避免悲劇結局。

—— 蕭踐 2017.4.7

中午吃飯時,恍惚中回憶過去幾年的經歷(尤其與準合作者們相親式洽談的經歷),靈感所致,腦子裡(/心頭?)竟然冒起一句話:我的希望和夢想,不是爾等鼠輩的權勢和臭錢所能承載!

—— 蕭踐 2017.5.3

人生幸福的底色,大抵可概括為:愛和希望。

—— 蕭踐 2017.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