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救渡 Saving the Devil(第 2 季)

長篇小說,蕭踐作品。人事虛構,情意真切。如有雷同,該當榮幸。

救 渡
Saving the Devil

作 者: 蕭 踐
by Xiao Jian

第二季
Season 02

01

蕭楠初見韓餘慶,只道他也像別的許多中醫一樣,來此尋找病毒線索解決問題是假,借機炒作某些中藥,以便謀利才是真。但是,沒想到他竟然一開口就提到了茜草,而自己也的確正在尋找茜草。蕭楠心中驚奇,卻故作淡定,微笑反問道,『您也知道茜草?』她這話一出口,便自覺無趣,人家是中醫,知道這味草藥,當然很正常。於是補充道,『您怎麼會想到我在尋找茜草?』
韓餘慶低頭,將一顆小石子撿起來,捏在手裡把玩,笑道,『我還知道蕭小姐家住鳳城劍湖,有個侄兒叫蕭劍。』
蕭楠驚道,『你是 ……?』
韓餘慶不緊不慢地答道,『我們醫院來了個新同事,一個很有才華的小帥哥,他女友在鳳城電視台工作 …』
蕭楠立時想到了喬雲。心下淡定了許多,『您見過我那侄兒?』
韓餘慶道,『是啊,前兩天,這小傢伙,還有一個女孩,一起,幫了我一個大忙。我請她倆個來我家做客,女孩因為要排練節目,沒來,你那侄兒和我同事一起來的。』
蕭楠道,『排練節目的事我知道。但是,蕭劍怎麼不排練?』
韓餘慶道,『好像是被別的孩子頂替了。』
聽韓餘慶大致介紹了一下那晚的情形,蕭楠雙手合十感謝韓餘慶對蕭劍的招待。談到病毒擴散的源頭,兩人一致憂慮,擔心源頭已經被銷毀。對於這場病毒危機會如何收場,兩人都無從論斷,但都不樂觀。

袁嘉拿著兩件軍大衣走過來,讓韓餘慶和蕭楠披上。並調侃二人道,『你們二位,一個是做媒體的,一個是看病的,談論起病毒危機的事,倒是很互補啊。』見二人面露困惑,笑道,『難道你們沒察覺,媒體的作用在這場對抗病毒的戰役中,作用有多大嗎?』
韓餘慶和蕭楠對視了一眼,微笑,點頭。
袁嘉繼續說道,『根據目前了解到的一些信息,我有些想法,你們也許可以參考。第一,這次從下到上,再從上到下,可以說基本公開透明,否則,後果更加嚴重;第二,病毒到底是怎麼來的?為什麼偏偏是在江城爆發的?病毒的變異和人傳人方面,到底有多嚴重?第三,政府和民間能否合力控制住病毒的擴散和蔓延?一旦禍及全球,會造成什麼影響?我們的改革開放會不會就此停滯,甚至開倒車?』

蕭楠突然感覺後背一疼,轉過身,見一小男孩正跑過來。在庭院微弱的燈光下,小男孩的面容越來越清晰。
韓餘慶和袁嘉也轉過身。韓餘慶驚訝地發現,蕭劍正跑過來,右手抓著一把小弓弩。
袁嘉撿起地上一只塑料箭矢,貌若萬分生氣地瞪着那男孩。
小男孩衝到袁嘉懷裡,撒嬌道,『爺爺,我錯了,以後再也不敢射人了。』
袁嘉怒道,『你自己說,這是第幾次了?這次一定得告訴你爹,讓他好好教訓你!』
男孩朝袁嘉做了個鬼臉,轉身走到蕭楠身邊,深鞠一躬,正色道歉,『對不起,姐姐,我錯了。您原諒我,好嗎?』男孩見眼前這位漂亮姐姐只是呆呆地注視著自己,並不答話。

韓餘慶見這孩子的外套口袋裡露出一隻彈弓的橡皮筋,蹲下來,微笑道,『我剛才撿到一顆圓潤的小石子,也是你射出的吧?』
男孩見這大個子叔叔似乎很好說話,趕忙鞠躬道歉,『是我的。叔叔,對不起,剛才射到您了嗎?』
韓餘慶伸開雙臂,兩隻大手按住男孩的雙肩,笑道,『你叫什麼呀?幾歲了?』
男孩朗聲答道,『我叫秦正!今年十一歲。』

鳳城,劍湖,義莊。
蕭劍從前院出來,往西走,路過戴小平奶奶家門口,院子裡傳來一老婦人的喊話,『是小平嗎?這麼晚了,你跑哪去了?』
蕭劍看了看旁邊,沒有人,答道,『三奶奶,我是蕭劍。』
『哦,蕭劍,你看見小平了嗎?』
『沒有啊。』
『我還以為他去找你了 … 這小子,跑哪去了呢?』
『他找我有事嗎?』
『剛才做作業,有幾道題做不出來,我說了他幾句,他好像生氣了。我猜他可能會去找你。』
『哦。他可能去別的同學家了。您別擔心。三奶奶,我還有事,先走了 …』
『你們家是不是來客人了?……』老人家話沒說完,蕭劍已不見了踪影。她打開手電筒,走出院門,朝東走去,沒多遠,來到蕭劍前院邊內北向小路上,在蕭楠的臥房邊停了下來,往北張望。不見有任何人。正慾轉身離開,聽到蕭楠的臥房裡有人在說笑。她自覺偷聽別人說話是不好的,邊轉身回家。回到自家院子門口,見孫兒戴小平正蹲在門口,責怪道,『你跑哪去了?』
戴小平道,『我去湖邊跑步了。』
『這麼晚,瞎跑啥呀?快睡覺去吧!』

蕭劍來到楊芳家院門外,見院燈開著。正要舉手敲打院門,突然感覺小腿劇痛,回頭一看,一只大黑狗正撕咬自己的左邊小腿。他本能地抬起右腳,猛踹那黑狗,黑狗咬住蕭劍的左腿往後拉,蕭劍立時仰面摔倒在地。後腦勺落地時,撞到一塊磚頭,蕭劍登時昏死過去。

那黑狗,鬆開蕭劍的左腿,湊到蕭劍上身,伸出長舌,目露凶光,對著蕭劍的脖子便要咬將下去。卻不料,另一只狗猛撲過來,先行咬住了這黑狗的脖子。

楊芳和喬雲等了半天,不見蕭劍回來。正著急,見蕭劍的哥哥蕭強敲門進來,說蕭劍被王軍偉家的黑狗咬死了,已送往醫院搶救。楊芳怒道,『你胡說,他不會死!……』言未盡,淚先流,奪門而出。喬雲讓蕭強先回後院,說自己穿好衣服就來。

蕭劍的爺爺蕭誠和老伴也被蕭強叫醒。聽到老伴在嘀咕,『我就知道,這小子是個闖禍的主兒,早晚有這一天!』蕭誠厲聲喝止,『有哪一天?你啥意思?這是當奶奶的該說的話嗎?』
蕭劍奶奶卻不以為然,反問道,『平日里,你罵他還少嗎?!這會子,你又裝什麼孝順爺爺好長輩?』
蕭誠被老伴這話給噎住了。他想起沈淑芬臨走前,曾叮囑他,『蕭家後輩的孩子中,就只有蕭劍這孩子,無論相貌、神韻還是性格,都頗有他曾祖父的影子。你們可得好好疼他。說不定,以後,整個家族,得靠他活命。』

喬雲來到後院門口,見柴垛邊隱約有東西在晃動。打開手電筒,照過去,見小狗歡歡滿身是血地躺在那裡,正在舔舐傷口。楊芳從家裡拿了酒精和布條過來,和喬雲一起給歡歡料理傷口。
『歡歡一定是為了救蕭劍,被咬成這樣的。』楊芳哽咽,撫摸歡歡。
喬雲陪著她,不知該如何勸導。歡歡哼哼唧唧,伸出前腿,撥弄楊芳的手臂,尾巴兀自搖個不停。

楊芳噗哧笑了出來,『這傻狗,都傷成這樣了,也不知道叫疼,還安慰我呢!』言及此,想起去年正月裡火把節,義莊和衛莊的兩撥送火把的人群因為火把越界打群架時,蕭劍為了保護她,挨了好幾記火棍,自個兒不知道疼,還關切地問她受傷了沒有。想到這些,又大哭起來。蕭楠把她摟在懷裡,柔聲道,『沒事的。蕭劍不會有事的。這傢伙命大。不會有事。』

蕭劍的祖父蕭誠問明了情況後,對喬雲做了解釋,又安慰她不要擔心,『楊芳她媽和蕭劍他爸陪著去醫院了,應該沒有大礙。你們回去休息吧。』楊芳想要去醫院,被喬雲勸住。

鳳城人民醫院,急救室,門開處,兩個醫生走了出來。楊紅玉攔住醫生,詢問蕭劍安危,醫生說,外傷沒有大礙,幸虧沒傷到筋骨,已妥善處理,但是後腦受到強烈撞擊,如果在接下來的24小時內不能醒過來,恐怕就危險了。蕭林華懇請醫生盡力搶救,幾欲跪求,被醫生和楊紅玉攙住。

江城,袁家。蕭楠和韓餘慶回到各自臥室休息。

韓餘慶睡不著,躺在床上,思酎接下來該做什麼。
袁老爺子敲門進來,說林帆剛才打來電話,說有緊急任務要前往美國,不能陪韓餘慶了,請韓餘慶務必保護好自己。韓餘慶感謝袁老爺子的傳話,又問起林帆何以和袁家這般交好。袁老爺子沉吟半晌,嘆道,『林帆這孩子,命苦。袁家,欠林家太多,三輩子也還不清。』

蕭楠在臥室裡,也睡不著。背靠著床頭,寫日記。
她對袁家有太多好奇。為了做節目,和袁琳一起工作的日子雖然不長,但是,這位姐姐的氣質和談吐,她頗為欣賞。兩人也算是意氣相投,相見恨晚。那個自稱叫秦正的孩子,和袁家到底是什麼關係?那孩子,怎麼那麼像蕭劍?除了眼神裡的傲氣比蕭劍多了幾分,其他,無論身量,神韻,還是說話的聲音,幾乎完全一樣。還有,袁家這棟中西合璧的大院建築本身,也充滿了謎團。念及此,蕭楠決定多住幾天,看看能不能多了解一些信息。
蕭楠迷糊著,迷糊著,手裡的日記本滑落到地,不知過了多久,隱約聽到蕭劍在呼喊,『姑姑,姑姑,姑姑……』,喊聲越來越大,越來越淒慘,蕭楠聞聲迎去,卻只見身處一片朦朧昏暗的樹林之中,看不見蕭劍的身影,她急急應道,『蕭劍,你在哪裡?姑姑來了,姑姑就在這裡,你在哪?』但是,任憑她如何呼喊,卻再也聽不到侄兒的聲音。
忽聽又有人呼喊自己,『蕭小姐,你怎麼了?蕭小姐……』
蕭楠睜開眼,見袁老爺子和韓餘慶正立在床頭,關切地望著自己。

(…… 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