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踐 隨感錄 2019

【秦國問鼎】

秦國(趙政)為什麼滅六國? 為求和平統一安定繁榮之國度?當然不是 … 倘若嬴政滅六國之後,馬上開啟文明化改革,廢除惡法,限制皇權,倡民權,保障個體自由,下罪己詔,替歷代君主之惡政謝罪秦人,謝罪天下人,行善政,秦朝何至於短命若此?

—— 蕭踐 2019.01.01

觀秦孝公與商鞅、楚悼王與吳起之合作故事,亦可見,人與人合作謀大事(至於這大事的是非善惡,姑且不論),價值觀一致,彼此信任,或是最大成本。也是最大資本。

—— 蕭踐 2019.01.06

【勾人想像的視覺演繹】

蒙太奇式混剪的小說創作,和以視覺催生想像的無聲演繹,都是小說創作者和視覺表演者必須具備的基本功底。好的小說會給讀者深邃而開闊的畫面感和立體感;好的視覺演繹,會激發觀看者無盡的聯想,而不止於單薄的鏡面。貌似茹萍女兒缺少穿透力夠強的角色演繹。

—— 蕭踐 2019.01.14

早年的經歷,徐若瑄和舒淇頗有交集。兩人的轉型,相較而言,徐顯然容易得多。人們對徐要寬容得多。而舒淇則似乎一直擺脫不了色史的枷鎖,一路走來,很是辛苦。

—— 蕭踐 2019.01.24

自由,從言論禁錮處開始淪陷。
文明,從自由淪陷處開始崩塌。

—— 蕭踐 2019.02.07

【愛的真諦】

愛是希望,亦是等待。
愛是苛責,亦是忍耐。

愛是你所愛之人眼中
落下的那滴,幸福的淚水。

愛,超越生死,
超越理智,超越規則,
超越權勢,超越名利 …

愛,無為,又無所不為。
愛,旋踵而至,又倏然離去。
愛,在愛中滿足了。

—— 蕭踐 2019.02.13

【不可為 有所為 有所不為】

你無法決定你的出身和基因承襲。出身和基因不等於命。命不可信,運勢和報應卻不得不敬畏。决定你人生的不是「命」,而是你做的选择、所遭受的機遇和報應。決定你如何選擇的諸奪因素,大抵是你的價值觀,你所面臨的形勢逼迫,利益誘惑,以及趨勢預測。

—— 蕭踐 2019.02.14

【影射】

藝術家如果被剝奪了自由取材的權力,被剝奪了想象的權力,被剝奪了表達的權力…,還談什麼藝術創作?
覺得被藝術家美化了,就美滋滋到處炫耀?覺得被醜化了,就惱羞成怒,恨不得殺了藝術家?
當然,自由創作並非無法無天,偉大的藝術創作者大抵都會有良知和道德底線。

—— 蕭踐 2019.03.02

想到 PC (個人電腦)誕生之初 …
飛行器的便捷化和個性化,將是未來的一個發展趨勢,這,毋庸置疑。

—— 蕭踐 2019.03.02

【匯編增值,也是一種重要能力】

這個世界,並不缺少美好,而是缺少發現美好的眼睛。我相信,很多時候,發現美好比美好本身,更是一種被嚴重低估的能力 …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人類所有的所謂原創,本質上,大抵都可以看成是匯編。

—— 蕭踐 2019.03.02

好的藝術家模仿,偉大的藝術家盜竊。
—— Pablo Picasso

我們從來不覺得偷別人的點子有什麼好可恥的。
—— 喬布斯,1995

真正智慧者,不會滿足於抄襲 … 不會滿足於複製,而是會從戰略上,從整體上,解構、借鑒和超越。會努力建構更好的生態系統。所謂,大盜盜心,大盜盜魂,大盜盜道。


—— 蕭踐 2019.03.08

和幾乎所有華語片古裝劇一樣,此古裝韓劇的價值觀(譬如,美化專制獨裁者的獨裁統治)同樣相當無恥 … 且劇情拖沓(韓劇的通病),但,某些主題曲,確是絕美動聽。

—— 蕭踐 2019.03.19

【生命 宿命 報應】

生命不是宿命。人生是一個過程,充滿報應。
生死或有定,但生命的過程可以改變,應該由自己掌控。至少不要輕易交給別人。 不要消極認命,不要讓別人決定你的生命。

—— 蕭踐 2019.03.19

【優雅是什麼?】

優雅,是一種氣度。
優雅,是由外至內又由內而外的魅力綻放。
優雅,是洗盡鉛華後的純淨和豁達。
優雅,是寵辱不驚的自信和淡然。
優雅,超越財富、超越權勢。
優雅有一個前提,那就是真誠做自己。

—— 蕭踐 2019.03.28

記得高中時,一女生說她喜歡張愛玲和張恨水的民國小說。
大學時有同學推薦張恨水的作品。張愛玲的大部分作品我都喜歡,尤其十八春(半生緣)。但是,張恨水的書我一部都沒翻看過,相關劇集也沒有好好看過哪怕只一遍。為什麼厚此薄彼?難說。或因討厭恨水這很娘的筆名,或因他50歲後的苟活和糾結。

—— 蕭踐 2019.04.01

【女強人背後的男人】

兒時,剛識得幾個字,看鄰家黑白電視播放《武則天》 … 因好發評論,常被大人呵斥。沒事就喜歡哼唱聽不懂的主題曲。還納悶,為啥三個那麼厲害的男人情願在她身後情願做她臂膀。作為一個大男子主義者,我為此困惑許久。長大後,多讀了一些書,才大抵明白她雖有惡行,但的確魅力、魄力非凡。

—— 蕭踐 2019.04.07

【劍客】

人生一場大夢 毀譽幾度冬秋
流水落花春雷驟 美人曾瘦
惡魔十萬兇兵 生殺多少魂靈
鐵馬金戈英雄 承影在手

—— 蕭踐 2019.04.09

臨海未必難為水,近聖何妨出妙言。
文以傳道,潛龍在淵,靜水起波瀾。
一沙一世界,一人一乾坤。

—— 蕭踐 2019.04.09

有感於孟子《盡心》:
觀於海者難為水;游於聖人之門者難為言。觀水有術,必觀其瀾。日月有明,容光必照焉。流水之為物也,不盈科不行;君子之志於道也,不成章不達。

【孔孟之別:奴性和人性】

世人多把孔孟並列,悉歸腐儒,個人以為,這是對孟子的侮辱。
孟子之仁,要旨在於人道(人性)。孔子之仁,大抵不過忠順(奴性)。本質不同。吾讀孔子,鮮見高論。讀孟子,多見妙語。

—— 蕭踐 2019.04.10

知性裡一股癡癲,浮華中蒼涼無限。
張愛玲小說,大抵如此。但是,翻拍成影劇,最是難為編劇和演員。女演員不好找,男演員更難配。一部小短篇《傾城之戀》,數十年來了,愣是拍不出經典。可見,小說有小說的妙處。2009大陸版劇集,更是被改編得又臭又長。詩人編劇鄒靜之儼然變成了淨謅之。

—— 蕭踐 2019.04.11

【佛是什麼?】

佛,不是神,也不信神。佛是智慧,佛是慈悲,佛是救贖。見性明心,即入佛境。天助自助者。自尊,自信,自愛,自重,渡己救人,敬畏報應。大抵如此。

—— 蕭踐 2019.04.11

【給未來的愛人,多留一點美好】

有些事,做一次,以後就再也沒有機會去做。當然,也有一些事,If you have not, you will never.給未來的愛人,保留一點美好和唯一;給可愛的自己,少一點遺憾,多一點美好回憶。生活的藝術,選擇的藝術,大抵在此中。

—— 蕭踐 2019.04.12

【倚天屠龍記 小說結局】

『… 張無忌提起筆來,笑道:“從今而後,我天天給你畫眉。” 忽聽得窗外有人格格輕笑,說道:“無忌哥哥,你可也曾答允了我做一件事啊。” 正是周芷若 …… 張無忌回頭向趙敏瞧了一眼,又回頭向周芷若瞧了一眼,霎時之間百感交集,也不知是喜是憂,手一顫,一枝筆掉在桌上。』

金庸在43-45歲(1967-1969)時創作的《笑傲江湖》,是本人最喜歡的一部金庸小說。很遺憾,沒看到金庸創作出哪怕只一部以早期民國時代為背景的小說。

—— 蕭踐 2019.04.14

【捨得 成敗】

戰略重要,戰術同樣重要。
在捨得之間,在成敗之間,還有價值觀,還有良心,還有慈悲。

速度重要,適度更重要。
時間重要,時機更重要。
創業,是一條無法回頭且沒有終點的價值創造之路。
這條路上,佈滿陷阱和地雷,當然,也有鮮花和掌聲。

—— 蕭踐 2019.04.18

【撞臉 機緣】

中學時,一女同學長得頗像梅艷芳,還有一女生有點像鄧麗君。
她二人是好友,且都 were girls who I cared …
有個語文老師像張國榮。而這語文老師的一個中學摯友,是我兒時玩伴發小的親叔叔…
對鄧,梅,張,我似乎多有偏愛。或許正是源於這種奇妙的機緣。
果然,緣,妙不可言。

—— 蕭踐 2019.04.26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天然美女】

(1980s-1990s)那時的美女,美的自然,笑的純淨;
那時,只要一個憂鬱的眼神,一個呆萌的表情,一個纖手撩髮的動作 … 就足以銷魂,足以讓你春心蕩漾,卻又不忍胡思亂想。

—— 蕭踐 2019.04.27

有人說,「男人挑選老婆的眼光决定了他個人乃至其家族的命运」。
我覺得,這很有道理。選人生伴侶,寧缺毋濫。

—— 蕭踐 2019.04.27

如果說《色戒》裡,毀滅真愛的主要是民粹和國家主義,那麼,《情人》裡的悲劇更多的源於文化對文化的強悍偏見、以及個體受制於財富資源等鎖鏈的悲哀。讓愛做主?聽起來不錯,但,愛,什麼時候能自己做主?

—— 蕭踐 2019.05.01

【色戒的一個缺憾(敗筆?)】

看梁家輝《情人》,你會很容易發現男女主角對話中有文化和身份的衝突問題。但李安《色戒》裡,易先生(梁朝偉)和王佳芝(湯唯)從來都不討論價值觀(小說和電影預設營造的最大基調是愛國和叛國)。女主角愛上男主角似乎也完全與價值觀無關。如果是我來創作一部當時當世當事的小說,我也許不會刻意迴避價值觀問題。

—— 蕭踐 2019.05.12

【跨越種族和國界的審美】

兒時看第一部美劇《神探亨特》,覺得外國女人都好醜。第一次從生理心裡上強烈感受到歐美女子的美麗性感,是高一時宿舍熄燈後偷偷於走廊裡讀到小說《紅與黑》裡于連夜晚跑到情婦臥房摸到婦人手腕那一段。後來大學裡看到《紅磨坊》則完全被妮可迷住了。美超越種族,但需要感知能力。

—— 蕭踐 2019.05.15

是科技讓世界更加精彩(魔幻?變態?)?
還是人類善於用自己無限的的愚蠢和狂妄,變著法子整自己?

—— 蕭踐 2019.05.15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有親戚準備去東莞打工,苦學粵語。我那時還小,卻對他說,有很多人去東莞嗎?他說,是。我說,那就不必要學粵語啊,說普通話和英語就可以了。因為,說普通話的人會越來越多。而今的深圳,甚至香港,普通話還不夠勢大嗎?

—— 蕭踐 2019.06.15

為什麼我會覺得,騎摩托的美女,往往,比開汽車的美女,顯得更有女人味、更性感、更拉風?尤其那些美腿美女騎士。

—— 蕭踐 2019.06.23

張愛玲說過,「因為愛過,所以慈悲;因為懂得,所以寬容」。我發現自己經常把這兩句濃縮為「因為懂得,所以慈悲」。

常恨未能早生數十年。知其音,恨無緣。讀書那會曾癡想,若得與她同時代而生,比她大幾歲或十幾歲,或去滬上當面索文;若機緣垂顧,稟賦契合,或生情事,亦未可知。

張愛玲,是那種可以飲盡孤獨的女子。她的愛,純粹、蒼勁、熾熱,需要給她溫柔的舒緩;她的愛,她的脾性,並不是許多人以為的那般沉重。「色戒」裡王佳芝的愛,就是她心中愛戀的映照。可惜,沒有遇到對的人。

—— 蕭踐 2019.06.27

【美國大妞】

在我的智識成長時間線裡,很長一段時間,我對美國大妞們的印象,大抵是:性感、火辣、自信、開放、主動而熱情。亂世佳人裡的斯嘉麗,在我看來,是美國版的小鳥依人,儘管牛逼的瑞特長期搞不定她。

如果我是《飄/亂世佳人》裡的瑞特,我可能會同時愛上女一和女二。兩個風韻迷人卻又性格懸殊的好女人。原著裡,瑞特對後者只是尊敬,沒有性和愛的慾望。但現實裡,完全有可能成為三角戀。男二不是不優秀,只是配不上這兩個優秀的女人。然而,情緣定數總似縹緲,難說。

—— 蕭踐 2019.07.12

有傳奇人生故事的創業者(從業者),更容易成為好編劇好導演。

—— 蕭踐 2019.07.19

巧笑嫣然不自意,美目顧盼已勾魂。

—— 蕭踐 2019.7.20

很難定論,大器晚成比之少年得志,究竟哪個更幸運?抑或更悲哀?大抵可以肯定的是,人格氣度、底蘊內涵、格局膽識,很難完全仰賴基因承襲,也很難後天裡一蹴而就。

—— 蕭踐 2019.07.23

記得十年前,飛機上,鄰座一小夥對我侃侃而談他留學澳洲的故事,談到祖國的強大,小夥子很是自豪,又說自己英語進步很多。我提醒他,學好英語,讀懂他們的文化,理解他們的思維方式和價值觀,搞清楚個體和國家的關係,人家才會真正尊重你。小夥子問:你是作家嗎?

—— 蕭踐 2019.07.24

印象中,徐靜蕾的形象,於我,一直定格在《將愛情進行到底》(1998)裡的文慧的形象。此後的影視形象,很模糊。至少,我沒有看到一部超越《將愛》的小說或劇本,可供徐靜蕾再度光彩。適合自己的好劇本、好角色,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 蕭踐 2019.07.29

一個人格獨立的大才,在情愛層面,是否可以同時又是迂腐的、迷失自我的,這的確值得商榷。
我甘願跪在你的石榴裙下,即便此刻有其他男人正在吻你親你…我樂意,我無悔。這樣的人,人格算不算是獨立的?

寶玉對(和)黛玉,金岳霖對(和)林徽因,不可同日而語。黛玉對寶玉,林徽因對金岳霖,不可同日而語。所以,寶玉的癡,和金岳霖的癡,也不在同一格局。寶玉,金岳霖的格局,大抵可在林黛玉、林徽因二女格局的鏡像裡窺見一斑。

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我認為,曹雪芹筆下的寶黛頗有靈魂肉體互相借用彼此鏡像之妙,悲壯悲涼淒美悽婉不可方物難以描述。金岳霖林徽因之間,兩人世俗才華和成就再大,在靈魂糾葛纏綿性情格局方面,難及寶黛萬一。我所謂的格局差別,主要是指這種性情性靈境界(人格之主體)的不同。

—— 蕭踐 2019.08.02

【開眼明心】

日本真正從中國轉向西洋,大抵發端於17世紀中葉蘭學(洋學)的興起,且有自大自虐的滿清政府作反面教材,1850s黑船事件日本能做出明智選擇,不難理解。西洋文明對中華民族比對大和民族拋媚眼來得更早一些,但日本人比中國人整體上更懂得開眼明心。這就是差距。

—— 蕭踐 2019.08.08

良善的法治,只是人、制度和文化綜合善化的一個表象和衍生品而已。

—— 蕭踐 2019.09.24

【成敗體制?】

可憐的川總(他是佛也好,是魔也罷),成就他的是美國的體制;毀掉他的,很可能也是這體制。

—— 蕭踐 2019.09.26

詞曲定制,劇本定制,角色定制… 商機無限。

—— 蕭踐 2019.10.18

【運氣常被低估】

記的很小時便被教科書和名人名言教導說,成功(天才)等於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百分之一的運氣(靈感)(說是愛迪生說的)。現實的經歷可能會一再告訴你,事實可能正好相反。很多時候,對很多人而言,真正奇功偉業的成功,其因子包括百分之一的努力加上百分之九十九的運氣。

—— 蕭踐 2019.11.06

【道義慈悲 超越國界】

在道義擔當層面,美帝冷漠越多,美國精神的格局和格調就會被折損得越多。道義慈悲,超越國界。將來或出現一個比美帝更偉大更文明更有擔當的國度,她,在哪?

—— 蕭踐 2019.11.15

【中正 中道 中庸】

個人理解,中之要義類『忠』,非效忠之忠,非騎牆居中之中,而是忠於本心本性之中(忠)。至於中央之國的中,屬地理空間概念,另當別論。中正者,守中持正,忠於本性。中道,字面意思是中間道路,佛文化裡有緣起中道之說,有遠離邊見直達正見(明心見性之佛性)之說。至於中庸,其意多分歧。很多人直覺理解成諸如適中、中間、不偏、不極等意。有觀點認為先秦時『中庸』的『中』是指『心中內在本性(之修為)』,而非『不偏不倚處於中間』之中。庸,並非平庸平常之意,而是『定、不易』的意思。三字經說『中不偏,庸不易』。正義不易?

—— 蕭踐 2019.12.09

人類的智識,數千年來難以長足進步的一個很重要原因,大抵就是,人類喜歡自以為是,尤其以為自己比別人先進時。

—— 蕭踐 2019.12.18

【人性的複雜】

兒時看露天電影,這部《海市蜃樓》(1987)便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當時還不知愛情為何物,卻已懂得思考:為什麼男主角(後來知道演員是于榮光)不能和漂亮野性的女匪相好?為什麼不能幫她改過?…

若對這故事做改編,或可在兩人的愛恨糾葛(現象、本質、環境等)方面多一些挖掘和表現。

或說,影片的基調就是告誡人們警惕虛幻的追求,如片名『海市蜃樓』的寓意。但是,海市蜃樓,也並非完全虛幻。何況,人性的複雜,環境的變化,偉大的作品不會把人物和主題過分標籤化、格式化、標準化,創作者的見識、智識和格局決定了作品的深度和高度。悲慘和悲壯的區別,就在於此。

—— 蕭踐 2019.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