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踐 隨感錄 2020

Mel Gibson 編劇並執導的 Apocalypto (啟示,2006)的片尾耐人尋味。男主角歷盡千難萬險終於逃脫本土流氓的追殺並救回妻兒後,面對飄洋過海而來的外來先進文明人,他並不想加入之,而是帶妻兒返回森林,『尋找新的開始』。這就是政權和文明的區別,城頭變換大王旗,但是,文明不可輕易盡棄。

—— 蕭踐 2020.01.23

【幸與不幸】

埃及艷后的幸運是凱撒和安東尼都拜倒在她的裙下。她的不幸是,即便這樣的兩個男人,也仍然保護不了她。女人,拿什麼征服世界?

—— 蕭踐 2020.01.30

韓國的時尚產業,很善於抄襲雜糅日系、歐美風格,然後提煉自成韓風。韓國的文化產業,也曾大量模仿借鑒(致敬)港片港劇。模仿是創新的一部分。所有的原創,本質上都是匯編。借鑒得好,編得好,就是能力,就是在創造價值。

—— 蕭踐 2020.03.15

【商人的境界?】

平庸的商人把客戶當上帝(被動地取悅和滿足客戶),智慧的商人把客戶當白痴(讓他們覺悟到自己的需求,然後來找你);平庸的商人賣產品,智慧的商人賣品牌,天才的商人賣人才、賣智識、賣解決方案。 貌似,很多時候,大抵如此。

—— 蕭踐 2020.04.22

【對手 | 知己】

你是惡魔中的天使,我是天使裡的異類。你有非常手段,我有奇葩底線。慈悲,是你我的共振之源。你走後,只有我,看到了你留下的痕跡;你尚未出發,我已猜到你要去哪。我們,是對手,也是知己。你良心未泯,以死救贖;我苟且偷生,再無知音。

—— 蕭踐 2020.04.24 有感於《喋血雙雄》

【財產與靈魂】

不能因為自己(物質和金錢方面)一無所有,就(假裝)仇恨財產私有;不能因為自己愚蠢或不夠智慧,就交出自己的靈魂。

你是你自己的。財產或可分享和共享,只要你樂意。但是靈魂不能假手於人,靈魂不需要中間商。你可以分享的是智識、方法、思想 … 而不是你的靈魂。

—— 蕭踐 2020.05.16

只有那種至性至理至善之人,才可能把臥薪嘗膽、報仇雪恥演繹成人生的執著、正信和正精進的情懷。

—— 蕭踐 2020.05.30

【價值觀是什麼?】

價值觀真是個神奇的東西。
她是智識,是格局,也是道德。
她可以比信仰更有魔力,
可以比血緣更親近,
也可以比核彈更暴戾。

人與人之間,往往交歡亦交惡於情/色/權/利。
國與國之間,亦然。
真正的絕交,甚至不共戴天,
本質上,就在於價值觀衝突的不可調和。

—— 蕭踐 2020.06.16

有些演員,算不上漂亮。
但是,當她用心演繹某些角色的某些劇情時,可能,會由內而外,無比驚艷,甚至美到令人心疼。譬如,色戒(2007)裡,即將被處決時淡定而漠然地看了看那個她一度動過心的男孩時的湯唯。

在真愛、至情、至性面前,那些虛妄偏執蠢毒的主義和權力遊戲,顯得格外醜陋。

—— 蕭踐 2020.06.19

許多人貌似都有天真偷懶的想法,以為只要生活在善政和文明體制庇護的國度,便可永享尊嚴和自由。在人、文化和體制三者裡最脆弱的就是體制。

—— 蕭踐 2020.07.01

【天妒性情?】

漢末三國,劉備自稱每與操反,劉可謂知操。孔融、禰衡、楊修三人互相賞識交好,卻不被容於世俗,皆死於言。他們是至真至性至情的曠世奇才?還是聰明有餘而智慧不足、不懂安身之術的無能狷俠虛浮文人?曹植,與三人才性相似而更加命犯權勢。

個性,灑脫且能自保,向來不易。

—— 蕭踐 2020.07.09

【徐林之戀】

1931年11月19日,徐志摩因著急趕時間參加林微因在北京舉行的一場演講,搭乘郵政飛機,中途遇難。林委託丈夫從墜機現場撿回一片飛機殘骸置於自家房內。多年後,林對兒女說,『徐志摩當初愛的並不是真正的我,而是他用詩人的浪漫情緒想像出來的林徽因,而事實上我並不是那樣的人。』

在徐志摩眼裡,他所初見的林姑娘是此女只應天上有,然而愛戀如火,燃燒的不只是自己。林徽因顯然被嚇倒了。有說林也是虛榮心爆棚的濫交女子,配不上徐。選擇梁家,更見其世故的一面。但徐終究還是為林而死。黃磊曾飾演過徐志摩,可惜氣質完全不搭。徐林之戀,是演不出來的。除非親自經歷。

—— 蕭踐 2020.07.09

兒時的我,很皮很擰。和小伙伴,或跟著大孩子們,爬牆上樹,是常有的事。比賽看誰尿得高尿得遠,也幹過。就差沒學少年曹操去偷人家新娘子。也多次被大人們教訓。
但是,我們小孩有自己的判斷和自我負責的初步意識。若大人的教訓說辭和方式很粗暴,我會很反感,甚至會叛逆。

—— 蕭踐 2020.07.11

最邪惡的金主在做民間借貸生意,
最慈悲的金主也在做民間借貸生意。

—— 蕭踐 2020.07.12

【周星馳現象】

在1983版射雕裡,21歲的周以龍套出鏡兩次(宋兵;乞丐 )。1992年美國《人物》評選周為全球最有趣男星第1位。在其參與製作和主創製作的一眾各類影劇作品裡,我印象最深且更為感佩的是食神(1996)、喜劇之王(1999)和功夫(2004),三部作品猶如附體了周的個人奮鬥史。在香港 …

娛樂圈,周也算是另類。與梁朝偉比,運氣很不咋地。與劉德華和古天樂比,周也沒那麼被寵愛。但,想法太多的周反倒因此被逼成了主創被逼成了老闆。因此在多重意義上超越了梁劉古們。周無疑是一個傳奇,充滿了辛酸。

周的格局瓶頸在哪?文化底蘊?膽識境界?還能再上台階嗎?很難。

—— 蕭踐 2020.07.17

人心,難測。人心,不可試。

—— 蕭踐 2020.09.14

【情義無價 vs 唯利是圖】

1.官渡之戰,曹操艱難,許攸雪中送炭。曹大勝。許攸恃功傲慢,四處張揚其助曹之事,曹忍無可忍,殺之。
2.傳說,周瑜曾向魯子敬借糧,魯指囷相贈。
3.吾聞,經不起金錢考驗的朋友,不是真朋友。而所謂的信用良好,是可以造假的,用錢來營造信用。天助可助之人。義利之間有慈悲。

—— 蕭踐 2020.09.21

1989年,26歲的安迪·魯賓加入蘋果公司,被同事暱稱為Android. 2003年10月,安迪和另外3人共同創立Android科技公司。經過一段時間地摸索後鎖定手機作業系統的開發。公司創立後,在吸引投資人方面遇到困難,財務陷入窘境,安迪也為公司花光所有錢。密友史蒂夫·帕爾曼(Steve Perlman)給了安迪一個裝有1萬美元現金的信封。這筆錢被視為種子資金。然而史蒂夫拒絕安迪給他的股份,說自己並非是以投資的方式拿出這筆錢,『我這樣做,是因為我相信(開發安卓)這件事,並且我想幫安迪。』2005年Android公司被Google收購,安迪入Google,繼續開發Android系統。2007年11月Android 1.0 誕生。

—— 蕭踐(匯編) 2020.10.13

縱使機緣已經和你撞了個滿懷,
你也還需多一些勇氣,再多一些勇氣。
現實不像小說不像影劇那般可以死去重生。
現實裡,你往往只有一次機會,只有一次。

—— 蕭踐 2020.10.19

2020美國大選,暴露出的美國的最大危機,並不是憲政危機,而是權位競爭從鬥艷爭芳變成了佛魔之爭。人和文化墮落若此!

—— 蕭踐 2020.11.13

【高科技巨頭,第五權?】

優秀的小說家在洞察趨勢方面往往更厲害。
這篇《沉默的大多數》的作者RD也是位小說家。作者提到一種觀點,大意是,高科技平台公司(包括集社交網絡、支付工具、生活服務等於一體的壟斷性高科技巨頭)對人民,對政府,對經濟活動,對民主體制 … 的衝擊和挑戰。值得深思。

—— 蕭踐 2020.11.20

Rana Dasgupta:The Silenced Majority
—— Can America still afford democracy?

https://harpers.org/archive/2020/12/the-silenced-majority

當新聞媒體的記者、編輯和主持們,都越來越樂於評論,而疏於調查和報導真相時,這媒體的公信力,大抵就要完蛋了。把新聞和評論搞混,是因為新聞媒體人自認比專業人士(不一定是磚家)更有洞察力更善於評論嗎?

—— 蕭踐 2020.11.22

真正的終極司法,真正的終極大法官,不是在法庭上,而是在人們的心裡,她,是良知,是勇氣,是道義。

—— 蕭踐 2020.11.22

【美國,好自珍重!】

從文化的視角,如果說美國是世界的美國,那麼好萊塢便是美國的美國。第一次對好萊塢產生不可思議的好感和嚮往,是高中時全班同學通過VCD觀看《泰坦尼克號》那會子。

美國之所以偉大,是因為在文化上在靈魂上在道義上,皆超越國界、超越古今。也只有這樣,美國的偉大才可持續,才可令中國這樣的有著厚重歷史和文明沉澱的國家對其心悅誠服。

如果好萊塢不再代表美國精神,如果美國不再是自由和道義的燈塔,縱使華爾街和矽谷的魔力縱橫全球各國,在我這個堅定的個體自由至上主義者看來,也不過是在演繹地獄裡的盛宴和魔界的狂歡。

—— 蕭踐 2020.11.26

我對權力權利或靈魂的中間商,都不信任。

—— 蕭踐 2020.11.29

張翠山不死,張無忌就出不了頭。論氣度,子不如父。
阿朱不死,就顯不出蕭峰深情若此。活阿紫,爭不過死阿朱。

蕭峰不死,郭靖、黃蓉夫妻二人不死, 金庸筆下英雄人物之情操,便達不到最高境界 —— 所謂的『俠之大者,為國為民』。然而,我覺得,這情結,正是金庸最大的格局瓶頸。

—— 蕭踐 2020.12.02

媒體是否無恥,在於媒體人是否無恥。媒體是否墮落,在於媒體人是否墮落。媒體人若背叛(對)真相(的追求和報導),喪失客觀,喪失良知,被愚蠢、傲慢、貪婪、卑鄙…置換了靈魂,媒體人就不再是媒體人,而是魔鬼—— 強姦真相、強姦靈魂的魔鬼!警惕真相中間商!就像警惕政治和靈魂中間商那樣!

—— 蕭踐 2020.12.03

法律(法治)的終極價值是什麼?法律(法治)之上是什麼?法律(法治)的底蘊又是什麼?良知!道義!

—— 蕭踐 2020.12.06

佛魔難辨?真假難分?
不屑粉黑,只問是非。
是是非非,醉心迷魂。

—— 蕭踐 2020.12.09

【領悟?抑或,錯覺?】

1)精神潔癖者,對人對己都很苛刻,對自己往往更狠。
2)越是扮相為謙謙君子者,越要對他們(她們)多一份質疑和警惕。
3)人心不可測,權,錢,色,都能經受住考驗的朋友才是真朋友。
4)追求完美是美德,苛求完美則往往悲劇。

—— 蕭踐 2020.1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