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代經典詩文精選 S04 南北朝

蕭踐精選 匯編出品

奈何許!天下人何限,慊慊只爲汝!

——(南北朝)佚名《華山畿 · 奈何許》

大盜移國,金陵瓦解。
餘乃竄身荒谷,公私塗炭。

……

孫策以天下爲三分,衆才一旅;
項籍用江東之子弟,人唯八千。
遂乃分裂山河,宰割天下。

——出自(南北朝)庾信《哀江南賦》

綠珠歌扇薄,飛燕舞衫長。
琴曲隨流水,簫聲逐鳳凰。
膺風蟬鬢亂,映日鳳釵光。
懸知曲不誤,無事顧周郎。

——(南北朝)庾信《看妓》

至如秦帝按劍,諸侯西馳。
削平天下,同文共規,華山爲城,紫淵爲池。
雄圖既溢,武力未畢。
方架黿鼉以爲樑,巡海右以送日。
一旦魂斷,宮車晚出。

……

自古皆有死,莫不飲恨而吞聲。

——出自(南朝)江淹《恨賦》

從軍出隴北,長望陰山雲。
涇渭各異流,恩情於此分。
故人贈寶劍,鏤以瑤華文。
一言鳳獨立,再說鸞無羣。
何得晨風起,悠哉凌翠氛。
黃鵠去千里,垂涕爲報君。

——(南朝)江淹《古意報袁功曹》

秋至搗羅紈,淚滿未能開。
風光肅入戶,月華爲誰來?
結眉向蛛網,瀝思視青苔。
鬢局將成葆,帶減不須摧。
我心若涵煙,葐蒕滿中懷。

——(南朝)江淹《悼室人》

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

……

有別必怨,有怨必盈。使人意奪神駭,心折骨驚,雖淵、雲之墨妙,嚴、樂之筆精,金閨之諸彥,蘭臺之羣英,賦有凌雲之稱,辨有雕龍之聲,誰能摹暫離之狀,寫永訣之情着乎?

——(南朝)江淹《悼室人》

敕勒川,陰山下。
天似穹廬,籠蓋四野。
天蒼蒼,野茫茫。
風吹草低見牛羊。

——(南北朝)佚名《敕勒歌》

【按】這是南北朝時代敕勒族的一首民歌。
敕勒川:敕勒平原,在現今的甘肅、內蒙一帶。

孤煙起新豐。候雁出雲中。
草低金城霧。木下玉門風。
別君河初滿。思君月屢空。
折桂衡山北。摘蘭沅水東。
蘭摘心焉寄。桂折意誰通。

——(南北朝)範雲《別詩》

江南佳麗地,金陵帝王州。
逶迤帶綠水,迢遞起朱樓。
飛甍夾馳道,垂楊蔭御溝。
凝笳翼高蓋,疊鼓送華輈。
獻納雲臺表,功名良可收。

——(南北朝)謝朓《入朝曲》

新葉初冉冉,初蕊新霏霏。
逢君後園讌,相隨巧笑歸。
親勞君玉指,摘以贈南威。
用持插雲髻,翡翠比光輝。
日暮長零落,君恩不可追。

——(南北朝)謝朓《詠落梅》

昔有一人,於甕中盛谷。駱駝入甕食谷,首不得出。主人以爲憂,無計可施。有一老人來語之,曰:『汝莫憂,吾有以教汝出。』主人亟問:『法何?』老人曰:『汝當斬駝頭,自當出之。』主人以爲妙,即依其語,以刀斬駝頭。既殺駝,而復破甕,如此癡人,爲世人所笑。

——(南北朝)伽膃肭《殺駝破甕》

麗宇芳林對高閣,新裝豔質本傾城。
映戶凝嬌乍不進,出帷含態笑相迎。
妖姬臉似花含露,玉樹流光照後庭。
花開花落不長久,落紅滿地歸寂中。

——(南北朝)陳叔寶《玉樹後庭花》

門有車馬客,問君何鄉士。
捷步往相訊,果得舊鄰里。
悽悽聲中情,慊慊增下俚。
語昔有故悲,論今無新喜。
清晨相訪慰,日暮不能已。
歡戚競尋敘,談調何終止。
辭端竟未究,忽唱分途始。
前悲尚未弭,後戚方復起。
嘶聲盈我口,談言在我耳。
“手跡可傳心,願爾篤行李”。

——(南朝)鮑照《门有车马客行》

五都矜財雄,三川養聲利。
百金不市死,明經有高位。
京城十二衢,飛甍各鱗次。
仕子彯華纓,遊客竦輕轡。
明星晨未晞,軒蓋已雲至。
賓御紛颯沓,鞍馬光照地。
寒暑在一時,繁華及春媚。
君平獨寂寞,身世兩相棄。

——(南朝)鮑照《詠史 · 五都矜財雄》

小人自齷齪,安知曠士懷。

——出自(南朝)鮑照《代放歌行》

冬夜沉沉夜坐吟,含聲未發已知心。
霜入幕,風度林,寒燈滅,朱顏尋。
體君歌,逐君音。不貴聲,貴意深。

——(南朝)鮑照《代夜坐吟》

妾乘油壁車,郎跨青驄馬。
何處結同心,西陵松柏下。

——(南朝)蘇小小《蘇小小》(同心歌)

【按】有說,實際作者可能不是蘇小小

門有萬里客,問君何鄉人,
褰裳起從之,果得心所親。
挽裳對我泣,太息前自陳。
本是朔方士,今為吳越民。
行行將復行,去去適西秦。

——曹植《門有萬里客行》

門有車馬客,驂服若騰飛。革組結玉佩,蘩藻紛葳蕤。
馮軾垂長纓,顧盼有餘輝。貧主屣弊履,整比藍縷衣。
客曰嘉病乎,正色意無疑。吐言若覆水,搖舌不可追。
渭濱漁釣翁,乃為周所諮。顏回處陋巷,大聖稱庶幾。
苟富不知度,千駟賤採薇。季孫由儉顯,管仲病三歸。
夫差耽淫侈,終為越所圍。遺身外榮利,然後享巍巍。
迷者一何眾。孔難知德希。甚美致憔悴,不如豚豕肥。
楊朱泣路歧,失道今人悲。子貢欲自矜,原憲知其非。
屈伸各異勢,窮達不同資。夫唯體中庸,先天天不違。

——(晉)傅玄《牆上難為趨》

漢宮美女多如雲,中有一人字昭君。
天生傾國傾城色,玉質孤高卓不羣。
來至掖庭已有年,愁聽宮漏獨成眠。
可憐絕色等閒棄,漢帝不分媸與妍。
非是君王不好色,佳人如織繞其側。
顛鸞倒鳳夕連朝,遍識羣芳猶未得。
思幸佳人無孑遺,九重選美事頗奇。
不勞龍目親遴選,分辯媸妍賴畫師。
高低美醜瘦和肥,全仗畫師筆一揮。
古有按圖尋駿馬,今皇憑畫幸嬪妃。
粉黛欲蒙君眷顧,千金竟把畫工賂。
錢有幾多豔幾多,無錢休得君恩遇。
羣娥每每沐皇風,獨有昭君際遇窮。
自恃無雙才與色,詎肯摧眉賂畫工!
朔方正月雪澌澌,單于策馬至京西。
因聞漢闕多佳麗,欲索一人娶作妻。
漢帝聞言忙頷首,和親政策由來久。
只求邊塞暫安寧,願向單于獻佳偶。
詔傳呈上美人圖,御筆按圖點麗姝。
宮中美色真難捨,乃選庸姿嫁北胡。
欽點宮娥上殿堂,昭君爲字名王嬙。
紅袖翩躚迤邐至,至時四壁頓生光。
纖步凌波行若止,清香嫋嫋風吹蕊。
骨似瓊瑤肌似冰,明眸轉盼如秋水。
芳華蓋世滿堂驚,漢帝茫然嘆失聲。
畫上庸姿乃絕色,其間究竟是何情?
君言既出難更改,忍送紅顏歸翰海。
暗將昭君比衆妃,三千佳麗無光彩。
含顰忍淚別君王,賤妾從今辭故鄉。
不用滿朝賢將相,蛾眉爲國靖邊疆。
妾今遠嫁萬千裏,勝在深宮寂寞死。
宮中尚有如花人,不賂畫工命似紙。
願君莫惜妾微身,應惜忠心體國臣。
但得賢才良將在,守邊何必用佳人!
更憐豪傑沒塵埃,辜負平生萬丈才。
豈能屈節事權貴?慷慨高歌歸去來!
絕色常遭妖女妒,賢才每被奸人誤。
棲身異域本尋常,多少英雄悲失路!
鐵馬戎裝出塞去,莫愁身似風中絮。
既然此地不留人,他鄉自有留人處!
朔漠茫茫走石沙,隨身唯有一琵琶。
此去誠知難復返,天涯何處不爲家!
黃霧漲天雪晦冥,黑雲拂地風羶腥。
高原萬里草皆白,大漠千年冢獨青。
無端敘寫昭君辭,紅粉飄零實可悲。
千古英雄同一嘆,傷懷豈止爲蛾眉!

——(南朝)沈約《昭君辭》

中原一孤石,地理不知年。
根含彭澤浪,頂入香爐煙。
崖成二鳥翼,峯作一芙蓮。
何時發東武,今來鎮蠡川。

——(南北朝)惠標《詠孤石》

唧唧復唧唧,木蘭當戶織。
不聞機杼聲,唯聞女嘆息。
問女何所思,問女何所憶。
女亦無所思,女亦無所憶。
昨夜見軍帖,可汗大點兵,
軍書十二卷,卷卷有爺名。
阿爺無大兒,木蘭無長兄,
願爲市鞍馬,從此替爺徵。
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韉,
南市買轡頭,北市買長鞭。
旦辭爺孃去,暮宿黃河邊,
不聞爺孃喚女聲,但聞黃河流水鳴濺濺。
旦辭黃河去,暮至黑山頭,
不聞爺孃喚女聲,但聞燕山胡騎鳴啾啾。
萬里赴戎機,關山度若飛。
朔氣傳金柝,寒光照鐵衣。
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
歸來見天子,天子坐明堂。
策勳十二轉,賞賜百千強。
可汗問所欲,木蘭不用尚書郎,
願馳千里足,送兒還故鄉。
爺孃聞女來,出郭相扶將;
阿姊聞妹來,當戶理紅妝;
小弟聞姊來,磨刀霍霍向豬羊。
開我東閣門,坐我西閣牀,
脫我戰時袍,著我舊時裳。
當窗理雲鬢,對鏡貼花黃。
出門看火伴,火伴皆驚忙:
同行十二年,不知木蘭是女郎。
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
雙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南北朝)佚名《木蘭辭》

鬆生數寸時,遂爲草所沒。
未見籠雲心,誰知負霜骨。
弱幹可摧殘,纖莖易陵忽。
何當數千尺,爲君覆明月。

——(南朝)吳均《贈王桂陽》

一燕海上來,一燕高堂息。
一朝相逢遇,依然舊相識。
問我來何遲,山川幾紆直。
答言海路長,風駛飛無力。
昔別縫羅衣,春風初入幃。
今來夏欲晚,桑扈薄樹飛。

——(南朝)吳均《贈杜容成》

生離不可聞,況復長相思。
如何與君別,當我盛年時。
蕙華每搖盪,妾心長自持。
榮乏草木歡,悴極霜露悲。
富貴貌難變,貧賤顏易衰。
持此斷君腸,君亦且自疑。
淮陰有逸將,折羽謝翻飛。
楚有扛鼎士,出門不得歸。
正爲隆準公,仗劍入紫微。
君才定何如,白日下爭暉。

——(南北朝)吳邁遠《長別離》

潛虯媚幽姿,飛鴻響遠音。
薄霄愧雲浮,棲川怍淵沉。
進德智所拙,退耕力不任。
徇祿反窮海,臥痾對空林。
衾枕昧節候,褰開暫窺臨。
傾耳聆波瀾,舉目眺嶇嶔。
初景革緒風,新陽改故陰。
池塘生春草,園柳變鳴禽。
祁祁傷豳歌,萋萋感楚吟。
索居易永久,離羣難處心。
持操豈獨古,無悶徵在今。

——(東晉)謝靈運《登池上樓》

—— 蕭踐精選 匯編出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