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代經典詩文精選 S08 兩宋

蕭踐精選 匯編出品

玉京曾憶昔繁華,萬里帝王家。
瓊林玉殿,朝喧弦管,暮列笙琶。

花城人去今蕭索,春夢繞胡沙。
家山何處,忍聽羌笛,吹徹梅花。

——(宋)徽宗赵佶《眼儿媚 · 玉京曾忆旧繁华》

過水穿山前去也,吟詩約句千餘。
淮波寒重雨疏疏。煙籠灘上鷺,人買就船魚。
古寺幽房權且住,夜深宿在僧居。
夢魂驚起轉嗟吁。愁牽心上慮,和淚寫回書。

——(宋)徽宗赵佶《臨江仙(宣和乙巳冬幸亳 · 州途次)》

無言哽噎。看燈 記得年時節。
行行指月 行行說。
願月常圓,休要暫時缺。

今年華市燈羅列。好燈爭奈人心別。
人前不敢分明說。
不忍擡頭,羞見舊時月。

——(宋)徽宗赵佶《醉落魄 · 預賞景龍門追悼明節皇后》

【按】此為悼亡詞。宣和三年(1121)夏四月丙寅,貴妃劉氏薨。徽宗對劉妃的去世極爲悲痛,啜泣不已,五月甲辰,特旨追冊貴妃劉氏爲皇后,諡曰『明節』。

彩袖殷勤捧玉鐘。當年拼卻醉顏紅。
舞低楊柳樓心月,歌盡桃花扇底風。

從別後,憶相逢。幾回魂夢與君同。
今宵剩把銀缸照,猶恐相逢是夢中。

——(宋)晏幾道《鷓鴣天》

夢後樓台高鎖,酒醒簾幕低垂。
去年春恨卻來時。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

記得小苹初見,兩重心字羅衣。
琵琶弦上說相思。當時明月在,曾照彩雲歸。

——(宋)晏幾道《臨江仙》

長因蕙草憶羅裙,綠腰沉水燻。
闌干曲處人靜,曾共倚黃昏。

風有韻,月無痕,暗消魂。
擬將幽恨,試寫殘花,寄與朝雲。

——(宋)晏幾道《訴衷情》

夢入江南煙水路,行盡江南,不與離人遇。 
睡裡消魂無說處,覺來惆悵消魂誤。 

欲盡此情書尺素,浮雁沈魚,終了無憑據。 
卻倚緩弦歌別緒,斷腸移破秦箏柱。

——(宋)晏幾道《蝶戀花》

長相思,長相思。
若問相思甚了期,除非相見時。

長相思,長相思。
欲把相思說似誰,淺情人不知。

——(宋)晏幾道《長相思》

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
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

此水幾時休,此恨何時已。
只願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

——(宋)李之儀《卜算子 》

不是愛風塵,似被前緣誤。
花落花開自有時,總賴東君主。

去也終須去,住也如何住!
若得山花插滿頭,莫問奴歸處。

——(宋)嚴蕊《卜算子》

【按】嚴蕊,原姓周,字幼芳,南宋中葉女詞人。
出身低微,自小習樂禮詩書,淪嚴蕊爲台州營妓,改嚴蕊藝名。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
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
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
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
人生如夢,一樽還酹江月。

——(宋)蘇軾《念奴嬌 · 赤壁懷古》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宋)蘇軾《江城子 · 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

橫看成嶺側成峯,遠近高低各不同。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宋)蘇軾《題西林壁》

青溪西畔小橋東,落月紛紛水映空。
午夜客愁花片裡,一年春事角聲中。
歌殘玉樹人何在?舞破山香曲未終。
卻憶孤山醉歸路,馬蹄香雪襯東風。

——(宋)尤袤《落梅》

開元中,賜邊軍纊衣,制於宮中。
有兵士於短袍中得詩曰:
「沙場征戍客,寒苦若為眠。
戰袍經手作,知落阿誰邊?
蓄意多添線,含情更著綿。
今生已過也,重結後生緣。」

兵士以詩白帥,帥進呈。
玄宗以詩遍示宮中,曰:
「作者勿隱,不汝罪也。」
有一宮人自言萬死。
上深憫之,遂以嫁得詩者,謂曰:
「吾與汝結今生緣。」
邊人感泣。

——(宋)尤袤《全唐詩話 · 開元宮人》

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
曉風乾,淚痕殘。欲箋心事,獨語斜闌。
難,難,難!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鞦韆索。
角聲寒,夜闌珊。怕人尋問,咽淚裝歡。
瞞,瞞,瞞!

——(宋)唐婉《釵頭鳳 · 世情薄》

紅酥手,黃縢酒,滿城春色宮牆柳。
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
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
桃花落,閒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託。
莫、莫、莫!

——(宋)陸游《釵頭鳳 · 紅酥手》

當年萬里覓封侯。匹馬戍梁州。
關河夢斷何處,塵暗舊貂裘。
胡未滅,鬢先秋。淚空流。
此生誰料,心在天山,身老滄洲。

——(宋)陸游《訴衷情 · 當年萬里覓封侯》

古人學問無遺力,少壯工夫老始成。
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

——(宋)陸游《冬夜讀書示子聿》

【按】子聿是陸游的幼子。
本詩這是一首哲理詩,寫於寧宗慶元五年(1199)。

世事短如春夢,人情薄似秋雲。
不須計較苦勞心。萬事原來有命。

幸遇三杯酒好,況逢一朵花新。
片時歡笑且相親。明日陰晴未定。

——(宋)朱敦儒《西江月 · 世事短如春夢》

晚日寒鴉一片愁。柳塘新綠卻溫柔。
若教眼底無離恨,不信人間有白頭。
腸已斷,淚難收。相思重上小紅樓。
情知已被山遮斷,頻倚闌干不自由。

——(宋)辛棄疾《鷓鴣天》

萬事紛紛一笑中。淵明把菊對秋風。
細看爽氣今猶在,惟有南山一似翁。
情味好,語言工。三賢高會古來同。
誰知止酒停雲老,獨立斜陽數過鴻。

——(宋)辛棄疾《鷓鴣天 · 和昌父》

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
愛上層樓。爲賦新詞強說愁。

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
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

——(宋)辛棄疾《醜奴兒 · 書博山道中壁》

何處望神州?
滿眼風光北固樓。
千古興亡多少事?悠悠。
不盡長江滾滾流。

年少萬兜鍪,
坐斷東南戰未休。
天下英雄誰敵手?曹劉。
生子當如孫仲謀。

——(宋)辛棄疾《南鄉子 · 登京口北固亭有懷》

醉裏挑燈看劍,夢迴吹角連營。
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
沙場秋點兵。

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
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
可憐白髮生。

——(宋)辛棄疾《破陣子 · 爲陳同甫賦壯詞以寄之》

千古江山,英雄無覓,孫仲謀處。
舞榭歌臺,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斜陽草樹,尋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
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贏得倉皇北顧。
四十三年,望中猶記,烽火揚州路。
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鴉社鼓。
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宋)辛棄疾《永遇樂 · 京口北固亭懷古》

百戰疲勞壯士哀,中原一敗勢難回。
江東子弟今雖在,肯與君王捲土來?

——(宋)王安石《疊題烏江亭》

昨夜雨疏風驟,
濃睡不消殘酒。
試問卷簾人,卻道海棠依舊。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宋)李清照《如夢令》

紅藕香殘玉簟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
雲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閒愁。
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宋)李清照《一剪梅》

遙望中原,荒煙外、許多城郭。
想當年、花遮柳護,鳳樓龍閣。
萬歲山前珠翠繞,蓬壺殿裏笙歌作。
到而今、鐵騎滿郊畿,風塵惡。
兵安在?膏鋒鍔。民安在?填溝壑。
嘆江山如故,千村寥落。
何日請纓提銳旅,一鞭直渡清河洛。
卻歸來、再續漢陽遊,騎黃鶴。

——(宋)岳飛《滿江紅 · 登黃鶴樓有感》

昨夜寒蛩不住鳴。驚回千里夢,已三更。
起來獨自繞階行。人悄悄,簾外月朧明。

白首爲功名。舊山松竹老,阻歸程。
欲將心事付瑤琴。知音少,絃斷有誰聽。

——(宋)岳飛《小重山 · 昨夜寒蛩不住鳴》

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
擡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
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
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
駕長車,踏破賀蘭山闕。
壯士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
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宋)岳飛《滿江紅 · 寫懷》

雲外遙山是翠眉。
風前楊柳入腰肢。
凌波微步襪塵飛。

倚醉傳歌留客處,
佯嗔不語殢人時。
風流態度百般宜。

——(宋)向子諲《浣溪沙》

璧月小紅樓。聽得吹簫憶舊遊。
霜冷闌干天似水,揚州。薄倖聲名總是愁。
塵暗鷫鸘裘。針線曾榮玉指柔。
一夢覺來三十載,休休。空爲梅花白了頭。

——(宋)孫惟信《南鄉子》

小童教寫桃符,道人還了常年例。
神前竈下,祓除清淨,獻花酌水。
禱告些兒,也都不是,求名求利。
但吟詩寫字,分數上面,略精進、盡足矣。

飲量添教不醉。好時節,逢場作戲。
驅儺爆竹,軟餳酥豆,通宵不睡。
四海皆兄弟,阿鵲也、同添一歲。
願家家戶戶,和和順順,樂昇平世。

——(宋)孫惟信《水龍吟(除夕)》

憂國心如奔馬,勤王毛有奇兵。
一旦立誅禍亂,千載坐視太平。

黃屋肇新巍巍。四方豪傑雲來。
片言之悞天也,一見而決時哉。

——(宋)宗澤《述懷二首》

無酒難留客,借書方入城。
洗衣知水落,貪睡畏窗明。
野竹藤纏殺,枯枝草寄生。
十年林下隱,差覺世緣輕。

——(宋)葉紹翁《寓居》

愛山不買城中地,畏客長撐屋後船。
荷葉無多秋事晚,又同鷗鷺過殘年。

——(宋)葉紹翁《西湖晚秋》

捻吟髭,劍在前。
心中月,天上圓。

——(宋)葉紹翁《贊洞賓像》

萬古知心只老天,英雄堪恨復堪憐。
如公更緩須臾死,此虜安能八十年。
漠漠凝塵空偃月,堂堂遺像在凌煙。
早知埋骨西湖路,學取鴟夷理釣船。

——(宋)葉紹翁《題鄂王墓》

生愛虛名苦辯亡,淪精竭智可哀傷。
誰將事附三公傳,自有文誇古戰場。
墳土未乾還卜穴,挽聲才絕又新章。
是非從此方應定,弟子猶爭左氏長。

——(宋)梅堯臣《次韻和吳衝卿傷何濟川》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蜈蚣百足,行不及蛇;雄雞兩翼,飛不過鴉。馬有千里之程,無騎不能自往;人有沖天之志,非運不能自通。

……

天不得時,日月無光;地不得時,草木不生;水不得時,風浪不平;人不得時,利運不通。注福注祿,命裏已安排定,富貴誰不欲?人若不依根基八字,豈能爲卿爲相?

……

嗟呼!人生在世,富貴不可盡用,貧賤不可自欺,聽由天地循環,周而復始焉。

—— 出自(宋)呂蒙正《破窯賦 · 寒窯賦 · 勸世章》

中原父老莫空談,逢著王人訴不堪。
却是歸鴻不能語,一年一度到江南。

——(宋)楊萬里《初入淮河四絕句 · 其四》

吳中好處是蘇州,卻爲王程得勝遊。
半世三江五湖棹,十年四泊百花洲。
岸傍楊柳都相識,眼底雲山苦見留。
莫怨孤舟無定處,此身自是一孤舟。

——(宋)楊萬里《泊平江百花洲》

登壇策劉項,臥盧料曹孫。
探懹取事業,一一如印圈。
英豪蓋天資,八極入控摶。
由來事成毀,只繫手覆翻。
玉虹朝貫日,劍氣夜燭天。
雖欲避功名,何處蟄龍鷥。
我生後千載,愚暗難具言。
長大但食粟,閔凶不能文。
麥豆已難辨,楣梲固不分。
抱甕灌圃畦,截竿避城門。
智略類如此,何以超籬籓。
龜刳始神筴,木斷方犧尊。
朝市有機阱,冠裳或鉗髡。
茲事定不暗,吾其老泥蟠。
敢雲善用短,聊復強自寬。

——(宋)范成大《讀史》

采菱辛苦廢犁鋤,血指流丹鬼質枯。
無力買田聊種水,近來湖面亦收租!

——(宋)范成大《四時田園雜興 · 其二》

信義行於君子,而刑戮施於小人。刑入於死者,乃罪大惡極,此又小人之尤甚者也。寧以義死,不苟幸生,而視死如歸,此又君子之尤難者也。方唐太宗之六年,錄大辟囚三百餘人,縱使還家,約其自歸以就死。是以君子之難能,期小人之尤者以必能也。其囚及期,而卒自歸無後者。是君子之所難,而小人之所易也。此豈近於人情哉?

或曰:罪大惡極,誠小人矣;及施恩德以臨之,可使變而爲君子。蓋恩德入人之深,而移人之速,有如是者矣。曰:太宗之爲此,所以求此名也。然安知夫縱之去也,不意其必來以冀免,所以縱之乎?又安知夫被縱而去也,不意其自歸而必獲免,所以復來乎?夫意其必來而縱之,是上賊下之情也;意其必免而復來,是下賊上之心也。吾見上下交相賊以成此名也,烏有所謂施恩德與夫知信義者哉?不然,太宗施德於天下,於茲六年矣,不能使小人不爲極惡大罪,而一日之恩,能使視死如歸,而存信義。此又不通之論也!

然則何爲而可?曰:縱而來歸,殺之無赦。而又縱之,而又來,則可知爲恩德之致爾。然此必無之事也。若夫縱而來歸而赦之,可偶一爲之爾。若屢爲之,則殺人者皆不死。是可爲天下之常法乎?不可爲常者,其聖人之法乎?是以堯、舜、三王之治,必本於人情,不立異以爲高,不逆情以幹譽。

——(宋)歐陽修《縱囚論》

殘霞夕照西湖好,花塢蘋汀,
十頃波平,野岸無人舟自橫。
西南月上浮雲散,軒檻涼生。
蓮芰香清。水面風來酒面醒。

——(宋)歐陽修《採桑子》

【按】此處西湖,是指潁州西湖。
該詞爲作者於熙寧五年(1072)退居潁州時所作。

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
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
今年元夜時,月與燈依舊。
不見去年人,淚濕春衫袖。

——(宋)歐陽修《生查子 · 元夕》

昨日入城市,歸來淚滿巾。
遍身羅綺者,不是養蠶人。

——(北宋)張俞《蠶婦》

讀書不作儒生酸,躍馬西入金城關。
塞垣苦寒風氣惡,歸來面皺鬚眉斑。
先皇召見延和殿,議論慷慨天開顏。
謗書盈篋不復辯,脫身來看江南山。
長江滾滾蛟龍怒,扁舟此去何當還?
大梁城裏定相見,玉川破屋應數間。

——(宋)謝逸《送董元達》

洞房記得初相遇。便只合、長相聚。
何期小會幽歡,變作離情別緒。況值闌珊春色暮。
對滿目、亂花狂絮。直恐好風光,盡隨伊歸去。

一場寂寞憑誰訴。算前言、總輕負。
早知恁地難拚,悔不當時留住。其奈風流端正外,
更別有,系人心處。一日不思量,也攢眉千度。

——(宋)柳永《晝夜樂 · 洞房記得初相遇》

寒蟬悽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
都門帳飲無緒,留戀處,蘭舟催發。
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
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沉沉楚天闊。

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
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
此去經年,應是良辰美景虛設。
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宋)柳永《雨霖鈴》

佇倚危樓風細細,望極春愁,黯黯生天際。  
草色煙光殘照裏,無言誰會憑闌意。  

擬把疏狂圖一醉,對酒當歌,強樂還無味。
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宋)柳永《蝶戀花》

無花無酒過清明,興味蕭然似野僧。
昨日鄰家乞新火,曉窗分與讀書燈。

——(宋)王禹偁《清明》

京洛風流絕代人,因何風絮落溪津。
籠鞋淺出鴉頭襪,知是凌波縹緲身。

紅乍笑,綠長嚬。與誰同度可憐春。
鴛鴦獨宿何曾慣,化作西樓一縷雲。

——(宋)姜夔《鷓鴣天 · 己酉之秋苕溪記所見》

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天氣舊亭臺。
夕陽西下幾時回?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
小園香徑獨徘徊。

——(宋)晏殊《浣溪沙》

花不盡,柳無窮。應與我情同。
觥船一棹百分空。何處不相逢。

朱弦悄,知音少。天若有情 應老。
勸君看取利名場。今古夢茫茫。

——(宋)晏殊《喜遷鶯 · 花不盡》

綠楊芳草長亭路。年少拋人容易去。
樓頭殘夢五更鐘,花底離情三月雨。
無情不似多情苦。一寸還成千萬縷。
天涯地角有窮時,只有相思無盡處。

——(宋)晏殊《玉樓春 · 春恨》

天子重英豪,文章教爾曹;
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
少小須勤學,文章可立身;
滿朝朱紫貴,盡是讀書人。
學問勤中得,螢窗萬卷書;
三冬今足用,誰笑腹空虛。
自小多才學,平生志氣高;
別人懷寶劍,我有筆如刀。
朝爲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將相本無種,男兒當自強。
學乃身之寶,儒爲席上珍;
君看爲宰相,必用讀書人。
莫道儒冠誤,詩書不負人;
達而相天下,窮則善其身。
遺子滿贏金,何如教一經;
姓名書錦軸,朱紫佐朝廷。
古有千文義,須知學後通;
聖賢俱間出,以此發矇童。
神童衫子短.袖大惹春風;
未去朝天子,先來謁相公。
年紀雖然小,文章日漸多;
待看十五六,一舉便登科。
大比因時舉,鄉書以類升;
名題仙桂籍,天府快先登。
喜中青錢選,才高壓俊英;
螢窗新脫跡,雁塔早題名。
年小初登第,皇都得意回;
禹門三級浪,平地一聲雷。
一舉登科目,雙親未老時;
錦衣歸故里,端的是男兒。
玉殿傳金榜,君恩賜狀頭;
英雄三百輩,附我步瀛洲。
慷慨丈夫志,生當忠孝門;
爲官須作相,及第必爭先。
宮殿召繞聳,街衢競物華;
風雲今際會,千古帝王家。
日月光天德,山河壯帝居;
太平無以報,願上萬年書。
久旱逢甘雨,他鄉遇故知;
洞房花燭夜,金榜掛名時。
土脈陽和動,韶華滿眼新;
一支梅破臘,萬象漸回春。
柳色浸衣綠,桃花映酒紅;
長安遊冶子,日日醉春風。
淑景餘三月,鶯花已半稀;
浴沂誰氏子,三嘆詠而歸。
數點雨餘雨,一番寒食寒;
杜鵑花發處,血淚染成丹。
春到清明好,晴天錦繡紋;
年年當此節,底事雨紛紛。
風閣黃昏夜,開軒內晚涼;
月華在戶白,何處遞荷香?
一雨初收霽,金民特送涼;
書窗應自爽,燈火夜偏長。
庭下陳瓜果,雲端聞彩車;
爭如郝隆子,只曬腹中書。
九日龍山飲,黃花笑逐臣;
醉看風落帽,舞愛月留人。
昨日登高罷,今朝再舉觴;
菊荷何太苦,遭此兩重陽。
北帝方行令,天晴愛日和;
農工新築土,天慶納嘉禾。
檐外三竿日,新添一線長;
登臺觀氣象,雲物喜呈祥。
冬天更籌盡,春附斗柄回;
寒暄一夜隔,客鬢兩年催。
解落三秋葉,能開二月花;
過江千尺浪,入竹萬杆斜。
人在豔陽中,桃花映面紅;
年年二三月,底事笑春風。
院落沉沉曉,花開白雪香;
一枝輕帶雨,淚溼貴妃妝。
枝綴霜葩白,無言笑曉鳳;
清芳誰是侶,色間小桃紅。
傾國姿容別,多開富貴家;
臨軒一賞後,輕薄萬千花。
牆角一枝梅,凌寒獨自開;
遙知不是雪,爲有暗香來。
柯幹如金石,心堅耐歲寒;
平生誰結友,宜共竹鬆看。
居可無君子,交情耐歲寒;
春風頻動處,日日報平安。
春水滿泗澤,夏雲多奇峯;
秋月揚明輝,冬嶺秀孤鬆。
詩酒琴棋客,風花雪月天;
有名閒富貴,無事散神仙。
道院迎仙客,書道隱相儒;
庭裁棲鳳竹,池養化龍魚。
春遊芳草地,夏賞綠荷池;
秋飲黃花酒,冬吟白雪詩。

——(宋)汪洙《神童詩》

水天空闊,恨東風不惜世間英物。
蜀鳥吳花殘照裏,忍見荒城頹壁。
銅雀春情,金人秋淚,此恨憑誰雪?
堂堂劍氣,鬥牛空認奇傑。

那信江海餘生,南行萬里,屬扁舟齊發。
正爲鷗盟留醉眼,細看濤生雲滅。
睨柱吞嬴,回旗走懿,千古衝冠發。
伴人無寐,秦淮應是孤月。

——(南宋)鄧剡《酹江月 · 驛中言別》

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宋)秦觀《鵲橋仙》

西城楊柳弄春柔,動離憂,淚難收。
猶記多情,曾為系歸舟,碧野朱橋當日事。
人不見,水空流。

韶華不為少年留,恨悠悠,幾時休。
飛絮落花時候、一登樓,便作春江都是淚。
流不盡,許多愁。

——(宋)秦觀《江城子》

萋萋芳草憶王孫,柳外樓高空斷魂,
杜宇聲聲不忍聞。欲黃昏,雨打梨花深閉門。

——(宋)秦觀《憶王孫》

玉樓深鎖薄情種,清夜悠悠誰共。
羞見枕裘鴛鳳,悶則和衣擁。

無端畫角嚴城動,驚破一番新夢。
窗外月華霜重,聽徹梅花弄。

——(宋)秦觀《桃園憶故人(冬景)》

凌波不過橫塘路,但目送芳塵去。
錦瑟年華誰與度?
月橋花院,瑣窗朱戶,惟有春知處。

碧雲冉冉蘅皋暮,彩筆空題斷腸句。
試問閒愁都幾許?
一川烟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

——(宋)賀鑄《青玉案》

重過閶門萬事非,同來何事不同歸?
梧桐半死清霜後,頭白鴛鴦失伴飛。

原上草,露初晞。舊棲新壠兩依依。
空床臥聽南窗雨,誰復挑燈夜補衣。

——(宋)賀鑄《鷓鴣天》

四張機,鴛鴦織就欲雙飛。
可憐未老頭先白。
春波碧草,曉寒深處,相對浴紅衣。

——(宋)佚名《九張機 · 其四》

【按】九張機組詩,寫的都是織錦少女對戀人的一往情深。

染淚緘書寄彥祥。貪就前廊,忘卻前廊。
功成名遂不還鄉。石做心腸,鐵做心腸。

紅日三竿未理妝。虛度韶光,瘦損容光。
相思何日得成雙?羞對鴛鴦,懶畫鴛鴦。

——(宋)易彥祥妻《一剪梅》

—— 蕭踐精選 匯編出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