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代經典詩文精選 S12 清

蕭踐精選 匯編出品

誰教玉體兩橫陳,粉黛香消馬上塵。
劉項看來稱敵手,虞夫人後戚夫人。

——(清)田雯《詠古》

百金買駿馬,千金買美人;
萬金買高爵,何處買青春?

——(清)屈復《偶然作》

造物無言卻有情,每於寒盡覺春生。
千紅萬紫安排著,只待新雷第一聲。

——(清)張維屏《新雷》

莫唱當年長恨歌,人間亦自有銀河。
石壕村裏夫妻別,淚比長生殿上多。

——(清)袁枚《馬嵬》

楊誠齋曰:「從來天分低拙之人,好談格調,而不解風趣。何也格調是空架子,有腔口易描;風趣專寫性靈,非天才不辦。」余深愛其言。須知有性情,便有格律;格律不在性情外。《三百篇》半是勞人思婦率意言情之事;誰為之格,誰為之律而今之談格調者,能出其範圍否?況皋、禹之歌,不同乎《三百篇》;《國風》之格,不同乎《雅》、《頌》:格豈有一定哉?許渾云:「吟詩好似成仙骨,骨里無詩莫浪吟。」詩在骨不在格也。

……

余作詩,雅不喜疊韻、和韻及用古人韻。以為詩寫性情,惟吾所適。一韻中有千百字,憑吾所選,尚有用定後不慊意而別改者;何得以一二韻約束為之既約束,則不得不湊拍;既湊拍,安得有性情哉《莊子》曰:「忘足,履之適也。」余亦曰:忘韻,詩之適也。

……

詩境最寬,有學士大夫讀破萬卷,窮老盡氣,而不能得其閫奧者。有婦人女子、村氓淺學,偶有一二句,雖李、杜復生,必為低首者。此詩之所以為大也。作詩者必知此二義,而後能求詩於書中,得詩於書外。

—— 出自(清)袁枚《隨園詩話》

欲製寒衣下剪難,幾回冰淚灑霜紈。
去時寬窄難憑準,夢裡尋君坐樣看。

——(清)席佩蘭《寄衣曲》

【按】 袁枚(1716-1797)在女弟子席佩蘭(1760-1829)的《長真閣集》中作序時評論說:『字字出於性靈,不拾古人牙慧,而能天機清妙,音節琮琤。似此詩才,不獨閨閣中罕有其儷也。其佳處總在先有作意,而後有詩。今之號稱詩家者愧矣。』

簾幕風微日正長,庭前一片芰荷香。
人傳郎在梧桐樹,妾願將身化鳳凰。

——(清)陳淑蘭《夏日書帳》

絕豔驚人出漢宮,紅顏命薄古今同。
君王縱使輕顏色,予奪權何畀畫工?

——(清)曹雪芹《五美吟 · 明妃》

一代傾城逐浪花,吳宮空自憶兒家。
效顰莫笑東村女,頭白西邊尚浣紗。

——(清)曹雪芹《五美吟 · 西施》

瓦礫明珠一例拋,何曾石尉重嬌嬈?
都緣頑福前生造,更有同歸慰寂寥。

——(清)曹雪芹《五美吟 · 綠珠》

無賴詩魔昏曉侵,繞籬欹石自沉音。
毫端蘊秀臨霜寫,口齒噙香對月吟。
滿紙自憐題素怨,片言誰解訴秋心?
一從陶令評章後,千古高風說到今。

——(清)曹雪芹《詠菊》

仙佛茫茫兩未成,只知獨夜不平鳴。
風蓬飄盡悲歌氣,泥絮沾來薄倖名。
十有九人堪白眼,百無—用是書生。
莫因詩卷愁成讖,春鳥秋蟲自作聲。

——(清)黃景仁《雜感》

獨飲對辛盤,愁上眉彎。
樓窗今夜且休關。
前度落紅流到海,燕子銜還。

書貼更簪歡,舊例都刪。
到時風雪滿千山。
年去年來常不老,春比人頑。

——(清)黃景仁《賣花聲 · 立春》

春愁難遣強看山,往事驚心淚欲潸。
四百萬人同一哭,去年今日割臺灣。

——(清)丘逢甲《春愁》

道是南風竟北風,敢將蹭蹬怨天公。
男兒要展迴天策,都在千盤百折中。

——(清)丘逢甲《韓江有感》

滿城燈市蕩春煙,寶月沉沉隔海天。
看到六鰲仙有淚,神山淪沒已三年!
三年此夕月無光,明月多應在故鄉。
欲向海天尋月去,五更飛夢渡鯤洋。

——(清)丘逢甲《元夕無月》

大塊鑿混沌,渾渾旋大圜;
隸首不能算,知有幾萬年。
羲軒造書契,今始歲五千;
以我視後人,若居三代先。
俗儒好尊古,日日故紙研;
六經字所無,不敢入詩篇。
古人棄糟粕,見之口流涎;
沿習甘剽盜,妄造叢罪愆。
黃土同摶人,今古何愚賢;
即今忽已古,斷自何代前?
明窗敞流離,高爐蒸香菸;
左陳端溪硯,右列薛濤箋;
我手寫我口,古豈能拘牽!
即今流俗語,我若登簡編;
五千年後人,驚爲古斕斑。

——(清)黃遵憲《雜感 · 大塊鑿混沌》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驪山語罷清宵半,淚雨霖鈴終不怨。
何如薄倖錦衣郎,比翼連枝當日願。

——(清)納蘭性德《秣陵懷古》

山色江聲共寂寥,十三陵樹晚蕭蕭。
中原事業如江左,芳草何須怨六朝。

——(清)納蘭性德《秣陵懷古》

明月多情應笑我,笑我如今。
辜負春心,獨自閒行獨自吟。
近來怕說當時事,結遍蘭襟。
月淺燈深,夢裏雲歸何處尋。

——(清)納蘭性德《採桑子》

誰道飄零不可憐,舊遊時節好花天。
斷腸人去自經年。
一片暈紅才著雨,几絲柔綠乍和煙。
倩魂銷盡夕陽前。

——(清)納蘭性德《浣溪沙》

算來好景只如斯,惟許有情知。
尋常風月,等閒談笑,稱意即相宜。
十年青鳥音塵斷,往事不勝思。
一鉤殘照,半簾飛絮,總是惱人時。

——(清)納蘭性德《少年遊》

望門投止思張儉,忍死須臾待杜根。
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

——(清)譚嗣同《獄中題壁》

絕域從軍計惘然,東南幽恨滿詞箋。
一簫一劍平生意,負盡狂名十五年。

——(清)龔自珍《漫感》

其一

春夜傷心坐畫屏,不如放眼入青冥。
一山突起丘陵妒,萬籟無言帝座靈。
塞上似騰奇女氣,江東久殞少微星。
從來不蓄湘累問,喚出嫦娥詩與聽。

其二

沉沉心事北南東,一睨人材海內空。
壯歲始參周史席,髫年惜墮晉賢風。
功高拜將成仙外,才盡迴腸蕩氣中。
萬一禪關砉然破,美人如玉劍如虹。

——(清)龔自珍《夜坐》

其五

浩蕩離愁白日斜,吟鞭東指即天涯。
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

其一百二十五

九州生氣恃風雷,萬馬齊喑究可哀。
我勸天公重抖擻,不拘一格降人才。

——(清)龔自珍《己亥雜詩》

金粉東南十五州,萬重恩怨屬名流。
牢盆狎客操全算,團扇才人踞上游。
避席畏聞文字獄,著書都爲稻粱謀。
田橫五百人安在,難道歸來盡列侯?

——(清)龔自珍《詠史》

笑今年、鸞飄鳳泊,情懷何似。
縱使文章驚海內,紙上蒼生而已。
似春水、干卿何事。
暮雨忽來鴻雁杳,莽關山、一派秋聲裏。
催客去,去如水。

華年心緒從頭理,也何聊、看潮走馬,廣陵吳市。
願得黃金三百萬,交盡美人名士。
更結盡、燕邯俠子。
來歲長安春事早,勸杏花、斷莫相思死。
木葉怨,罷論起。

——(清)龔自珍《金縷曲 · 癸酉秋出都述懷有賦》

咬定青山不放鬆,立根原在破巖中。
千磨萬擊還堅韌,任爾東西南北風。

——(清)鄭燮《竹石》

衙齋臥聽蕭蕭竹,疑是民間疾苦聲;
些小吾曹州縣吏,一枝一葉總關情。

——(清)鄭燮《濰縣署中畫竹呈年伯包大丞括 · 墨竹圖題詩》

詩解窮人我未空,想因詩尚不曾工。
熊魚自笑貪心甚,既要工詩又怕窮。

——(清)趙翼《論詩五首 · 其五》

身閱興亡浩劫空,兩朝文獻一衰翁。
無官未害餐周粟,有史深愁失楚弓。
行殿幽蘭悲夜火,故都喬木泣秋風。
國家不幸詩家幸,賦到滄桑句便工。

——(清)趙翼《題遺山詩》

人心如良苗,得養乃滋長;
苗以泉水灌,心以理義養。
一日不讀書,胸臆無佳想。
一月不讀書,耳目失精爽。

——(清)蕭掄謂《讀書有所見作》

小小尼姑雙垂淚,合下經本,緊皺著蛾眉。
嘆人生,枉生世界難消退;恨爹娘,自把銀牙來挫碎。
念了聲南無,奴要少陪;逃下山,要配姻緣自己配。
叫師父:得罪、得罪、真得罪!

——(清)佚名

不惜千金買寶刀,貂裘換酒也堪豪。
一腔熱血勤珍重,灑去猶能化碧濤。

——(清末)秋瑾《對酒》

小住京華,早又是中秋佳節。為籬下黃花開遍,
秋容如拭。四面歌殘終破楚,八年風味徒思浙。
苦將儂強派作蛾眉,殊未屑!

身不得,男兒列,心卻比,男兒烈!算平生肝膽,
因人常熱。俗子胸襟誰識我?英雄末路當折磨。
莽紅塵何處覓知音?青衫濕!

——(清末)秋瑾《滿江紅》

已過才追問,相看是故人。
亂離何處見,消息苦難真。
拭眼驚魂定,銜杯笑語頻。
移家就吾住,白首兩遺民。

——(明末清初)吳偉業《遇舊友》

鼎湖當日棄人間,破敵收京下玉關。慟哭六軍俱縞素,衝冠一怒爲紅顏。紅顏流落非吾戀,逆賊天亡自荒宴。電掃黃巾定黑山,哭罷君親再相見。相見初經田竇家,侯門歌舞出如花。許將戚里箜篌伎,等取將軍油壁車。家本姑蘇浣花裏,圓圓小字嬌羅綺。夢向夫差苑裏遊,宮娥擁入君王起。前身合是採蓮人,門前一片橫塘水。
橫塘雙槳去如飛,何處豪家強載歸。此際豈知非薄命,此時唯有淚沾衣。薰天意氣連宮掖,明眸皓齒無人惜。奪歸永巷閉良家,教就新聲傾坐客。坐客飛觴紅日暮,一曲哀弦向誰訴?白晳通侯最少年,揀取花枝屢回顧。早攜嬌鳥出樊籠,待得銀河幾時渡?恨殺軍書抵死催,苦留後約將人誤。相約恩深相見難,一朝蟻賊滿長安。可憐思婦樓頭柳,認作天邊粉絮看。遍索綠珠圍內第,強呼絳樹出雕闌。若非壯士全師勝,爭得蛾眉匹馬還?

蛾眉馬上傳呼進,雲鬟不整驚魂定。蠟炬迎來在戰場,啼妝滿面殘紅印。專征蕭鼓向秦川,金牛道上車千乘。斜谷雲深起畫樓,散關月落開妝鏡。傳來消息滿江鄉,烏桕紅經十度霜。教曲伎師憐尚在,浣紗女伴憶同行。舊巢共是銜泥燕,飛上枝頭變鳳凰。長向尊前悲老大,有人夫婿擅侯王。當時只受聲名累,貴戚名豪競延致。一斛明珠萬斛愁,關山漂泊腰肢細。錯怨狂風颺落花,無邊春色來天地。

嘗聞傾國與傾城,翻使周郎受重名。妻子豈應關大計,英雄無奈是多情。全家白骨成灰土,一代紅妝照汗青。君不見,館娃初起鴛鴦宿,越女如花看不足。香徑塵生烏自啼,屧廊人去苔空綠。換羽移宮萬里愁,珠歌翠舞古梁州。爲君別唱吳宮曲,漢水東南日夜流!

——(明末清初)吳偉業《圓圓曲》

—— 蕭踐精選 匯編出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