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踐 隨感錄 2021

拼命乎?知命乎?認命乎?

或許,做自己喜歡且(通過努力可)擅長之事,不僅創造價值也能變現,名利雙收且自由得享,不必出賣肉體,不必出賣靈魂,這,在任何國度,對任何人,都是一種奢侈。

剛畢業那會,記得有學長提醒說,選擇工作要首選外資企業,其中歐美企業為上(相對更加尊重人權),日本公司次之,實在不行,再考慮進港台和韓國企業。學長說,港台老闆和韓國老闆最懂得如何剝削華人員工。

資本本無罪,有罪的是貪婪邪惡的金主。
權力本無罪,有罪的是竊取和濫用權力的權奴。
拼多多(某社交媒體賬戶)說,這是一個用命拼的時代。或是無意中說出了真話。但,真話很傷人,也很傷權。

大約在2006年,我第一次聽聞有同事加班(過勞)猝死。有同事私下說,這是一個把女人當男人使喚,更把男人當奴隸使喚的公司(和行業)。我在那家公司只工作了半年便跳槽,原因並不是討厭加班,而是鄙視繁瑣且不夠人性化的程序和僵化的體制。儘管這家公司對我還是不錯的,譬如,破例同意我調換部門,從採購部轉到業務部。這種破例,源於我的不安分,也源於彼時業務部那位欣賞我且同意接收我調入的年輕的女性主管(對她,我一直心存感激)。

2009年4月底,從上海辭職返蘇,摸索創業至今,12年來,我活得非常任性,非常自我,甚至可以說,非常自私。我鄙視大部分金主,我看不起大部分有權者,我排斥第三方平台(不信任它們),我質疑時尚和文化產業的遊戲規則 …… 然而,沒有資本和權力的加持,我的創意,我的夢想,就是個屁。

2020年美國大選,對我刺激很大。我的三觀有了顛覆性涅磐。我的創業理想,也有了顛覆性重構。加之,其他因素(譬如,馬已經服;譬如同學BZ;譬如,牆國CF),我頓悟,我可能不適合開公司形式的創業(尤其在某些國度),此前,早已覺悟自己不適合打工。打工和開公司這兩種模式,都容不下我的個性和才華。

我歸何處?我當何為?
前幾天,我在日記裡寫下:
我也許更適合單打獨鬥,我也許可以做個體自由創業者(比自由職業者更有創造力)。

蕭踐 2021.04.25

精神貴族 人心的腐爛

好的小說,不多。好的詩詞,也不多。但是,能看到一兩句可共鳴可擊節讚歎者,就已經足以感激。

我覺得,真正美好的,真正慈悲的,真正智慧的,都不是可以教的,而是自己去體會去覺悟。

什麼是佛境?
明心見性,便入佛境。

怎麼明心?怎麼見性?
各有道法,不拘一格。

記得21年前的五一假期,在鳳城街頭,遇到一中學同學,我見她沒穿襪子,誇道(大意是),真正懂時尚的人是不穿襪子的。當時,只是隨口一說,後來回味,驚嘆自己的時尚覺悟力。可惜,這種性靈,尚待變現。

思考未必傷腦筋,可能更傷心腸。
不思考,少思考,也未必可得輕鬆。

還是那句話,各有道法,不拘一格。

幾年前,閉關寫小說時,曾經初略研究過李家坡。發現一個現象(假象?),那就是,李光耀和他的團隊的確打造出了一個物質經濟層面的(偉大)偉大奇蹟,但是,文化上,似乎鮮有建樹。英語,漢語,以及其他語言的綜合優勢,似乎並沒有促進強大的文化軟實力的構建。更多的精英,似乎只不過在用精通雙語甚至多語來謀取稻糧,於靈魂,於精神層面,鮮有貴族。

這是為什麼?

半導體,矽谷,芯片之類的話題,幾句話就可以說透。沒什麼好聊的。觀2020美國大選,有個感覺(錯覺?),那就是,給人類帶來便利的是矽谷,毀掉自由燈塔的也是矽谷。美國的墮落,本質是人心和文化的腐爛。

蕭踐 2021.04.28

關於教育問題科學 國學 或其他

記得,2011年春,在彭城,我忽悠一個發小的叔叔(俺們村裡的第一個大學生,他給過我許多幫助)和我一起創業。當時在酒桌上我說,中國房地產行業(躺著賺錢)的好日子快要到頭了,3年,最多5年,會出現拐點。未來10年,中國的下一個增長點,應該是文化產業。
那叔叔問我,文化很大,怎麼下手?
我說,從服裝到時尚,從時尚再到文化,甚至傳媒和影劇 …… 我說,我有智識結構的優勢,而且,敢折騰。
可惜,人家思考再三,還是不敢投資。一年後,發小告訴我,說他叔叔相信我的才華和膽識,但是擔心控制不住我。這讓我想起了劉邦投靠項梁故事。

我之所以在2011年會有這番預言,就是因為大約從2010年開始研究傳統文化,包括傳統服飾(漢服華服),再結合對矽谷的初淺研究,覺得應該可以在文化上做點事情。

至於教育問題,這兩年我也在思考。……

我覺得,很多東西是超越國界的(也是超越時空的),比如,愛,慈悲,智慧,道義 ……

教育的本質是什麼?
貌似,私教課的先輩孔夫子念叨的主要是禮,是仁,但是,總是有意無意的(被)異化為(接近)奴順。
也許是因為孟子有個非常優秀的好母親,孟子比孔夫子更尊重個體和民權,比如,『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孟子·尽心下》)。孟子闡釋和主張的『仁』和孔子所說的『仁』有很大不同。朱元璋(這個權欲熏心的土鱉)仇恨孟子,不難理解。

美國的教育(尤其數十年來),也有問題,而且是很大的問題。整個美國,人心和文化在加速沉淪。體制的優勢,在整體人心和文化(尤其是所謂的精英們的靈魂)的腐爛狂潮之下,顯得虛偽而無力,甚至頗有滑稽感。

至於特色牆國,不敢妄議。

清代田雯在《詠古》詩裡說,『誰教玉體兩橫陳,粉黛香消馬上塵。劉項看來稱敵手,虞夫人後戚夫人。』
那些奸雄、梟雄或英雄們為了自己的理想(野心?)是可以放棄和犧牲一切的,包括心愛的女人。

看看谷歌們十年來的德性,看看華爾街一眾金融大鱷的嗜血嘴臉,看看紐時們的墮落,看看好萊塢的淪陷,看看美國校園裡荒謬、虛偽且張狂的政治正確,看看美國司法系統的無恥 …… 如果你是川普或敗燈,你會怎麼做?如果你是美國公民,你會怎麼做?你又能做什麼呢?

我想,最要緊的恐怕就是照顧好自己和家人,尤其要呵護好自己的孩子,讓孩子們在肉體和靈魂上都能健康。所以,我想,教育是永恆的問題,就像愛,希望和慈悲。

蕭踐 2021.04.29

關於教育問題清醒者們的怎麼辦

假裝在美國。

如果我在美國,如果我有了孩子,我會警惕學校對我孩子的各種洗腦,警惕政治正確對孩子想像力和思考能力的扼殺,警惕孩子被政治正確壓抑著不敢提問題,不敢說出自己的想法。我也會警惕紐時和CNN們的誤導,警惕被利益強姦後利用自身影響力來誤導和毒害我的孩子的各界『精英』,尤其要警惕那些戲精戲子(比如那個爛得嘎嘎)。

我會盡量抽時間為我的孩子定制化設計一些課程,像朋友一樣和孩子對話談心,做忘年知己。

我尤其想提醒孩子注意智識結構的持續優化,就像提醒他們注意營養均衡一樣。

我會提醒我的孩子,告訴他們,想像力、表達能力和獨立思考能力,是多麼的重要。

最要緊的是,及時幫助孩子們進行排毒,幫助他們永葆童真,好奇心和純情。同時,我也會告訴他們這個世界可能非常邪惡,告訴他們人性之惡是多麼恐怖。

至於近年來的國學熱,易中天先生曾經有過評論,大意是,提醒孩子們不要被傳統文化中的垃圾內容給毒害。
我個人建議,不能把孩子完全放手交到那些你並不認可、並不放心的偽國學老師們的手裡。一定要慎重選擇課程和老師。

成人研究國學,也許還可以帶點功利心。比如,打算做自媒體內容創業的人,也許可以教授國學來謀利。但是家長在孩子接受國學知識這方面,不該有任何的世俗的功利心和算計,本心應該是健全孩子的智識結構,提高孩子的文化素養,提升孩子的境界,增益其格局。

只要孩子們在智識、格局、思考能力、慈悲心等方面持續優化,家長們不必擔心孩子將來沒有出息。從這一點來說,其實也是一種算計,而且是高明的算計。

蕭踐 2021.04.29

有人說,『如果你不能改變環境,你就要適應它。生存下去是你的首要選擇』。

誠然。但是,不自由,毋寧死,對某些人來說,不止是價值觀。

何況,適應下去,生存下來,然後呢?
適應,然後改變?還是適應然後維持?維持那些曾經把(尚未喪失本真的)我們逼迫到走投無路的環境和質素?

如果可以躺著賺錢,有幾個人樂意站著賺錢?
如果被逼迫非得跪著才能有飯吃,有幾人有勇氣堅持站下去?

蕭踐 2021.04.29

關於佛學和佛性

策劃小說《救渡》時,原本打算寫一部關於純愛的愛情中篇小說,但是搜集和研究素材時又覺得應該寫出更大的格局和慈悲。於是,系統性涉獵和研究傳統思想,包括佛學。

沒去過西藏,蘇州的定慧寺倒是去過幾次。我更多是神交神往,比如沒去美國現場圍觀大選,但心神牽掛,也有一番觀感和心得,還曾為美帝的腐爛而落淚。

蕭踐 2021.04.29

觀感:虛偽油滑的偽大師?】

易中天瞧不起余秋雨(譬如易中天痛批余秋雨在2008年汶川地震事件期間表現出的精緻的利己主義沒底線)。梁宏達也批余秋雨虛偽。

讀書那會,有個上鋪的男生一度把余的《文化苦旅》當作枕邊書。我記得,我也大致翻閱過,沒什麼感覺。

怎麼看余秋雨這個人及其文字?
個人觀感是,余的文字缺乏慈悲心,缺乏悲壯意境,缺少格局,缺少明心見性的佛性。過於注重辭藻格律而忽略了骨骼精髓的磨礪,形制花俏但神魂蒼白。

小時候讀《買櫝還珠》,被老師引導著也嘲笑斯人迂笨。後來想想,那人也許是個奇才。如果包裝盒被製作的形神兼備,而盒內珠寶卻不過了了,或者,在那人看來,精美的包裝盒比珠寶更加可貴,所以買櫝還珠,有何不可?

能不能把辭藻格律比作包裝盒,把文字和範式背後的意境比作盒內珠寶?
恐怕不行。
因為,遣詞造句、用字行文和表情達意應該是合而為一的,應該是相輔相成的。

我覺得,只有那些智識結構非常強悍,格局素養非凡,想像力思考力強大,慈悲心不泯且有深厚文字功底的人,才能大抵同時駕馭好格律和意境,使兩者相得益彰。

對於孩子們的詩文素養(啟蒙)教育,家長們老師們應該提醒孩子們,意境和格局,永遠都是最為重要的。何況,腹有詩書氣自華,意境到時律自生。

百年來,中國女性文人裡,我最敬重的是張愛玲。她對悲壯意境的痴迷,她那頗具性靈的文筆,每每讓我擊節讚歎,恨未早生數十年。她創作的曼楨,她塑造的佳芝,都是美到讓人心疼的女子。

個人觀感,余秋雨們那種小聰明有餘而大智慧不足且慈悲心欠費的文人,應該多一些內在靈魂的修為。當然,人家也許忙著躋身跪族,享受萬千蛆蟲的敬仰,哪有功夫反省和修行。

蕭踐 2021.04.30

對豆豆小說《遙遠的救世主》的推介和觀感

之所以推薦,並不是說完全認可之,而是發現個中有思考點,建議諸君可留意一下,質疑一下,思考一下,或許還能覺悟一二。

沒有誰永遠正確,沒有哪部小說,哪部影片,哪部劇集,哪部歌曲挑不出半點瑕疵。何況,許多創作者都會有意無意地夾帶私貨,或者迷糊犯傻,誤導他人。所以,獨立思考很重要,提升自己的境界和素養很重要,盡量努力做到一眼勘破,識破個中(惡意)誤導,從泥沙中淘出金子,甚至從糞坑裡也能扒拉出莫須有的寶貝。

豆豆的作品,網上,我只看過這一部。是否有人背後指點,甚至代筆,未考。初略搜索網上有關豆豆的介紹,可見,有說豆豆原名李雪(1970 -),有個叫李紅英的好友,此人對豆豆有很大影響。豆豆的作品,網上可查到的是《死比活著容易》(1993)、《背叛》(1997)、《遙遠的救世主》(2005)和《天幕紅塵》(2011)。迄今為止,最受人推崇的是《遙遠的救世主》,許多讀者被該作品彰顯出的深邃思考力折服,認為豆豆是個很有思想的作者。但是,豆豆很低調,網上關於她的資訊很少。

大抵而言,《遙遠的救世主》寫得不錯。立意很棒,可惜,許多概念的闡釋不夠嚴謹,比如對佛性的解釋太羅嗦,而且不準確。人物刻畫,大抵豐滿,但小丹這個角色被塑造得尚欠火候、美中有明顯不足,缺乏一些自然而然的灑脫、媚惑和通透。小說把小丹寫成了受傷後自殺,比後來改編的劇集裡傷重而死要高明得多。自殺,成就了小丹的通透,也成就了她在丁元英心目中永恆的完美。

在原著小說(遑論改編的劇集)中,多見奴順質素,多見為特色國情進行辯護之論,比如,作者借丁元英之口說搞文化產業『沒有心理成本和法律風險』,這種說法很值得商榷。個人以為,是為敗筆,至少,不夠嚴謹。因為,在某些荒誕國度和奇葩地區,創作良心小說和影劇,可能比販賣毒品更有風險。在希特勒治下的德國,多少科技大咖和文化大師遭受巨大壓力和風險。

哪有什麼(特色)國情,不過是(特色)權情而已。
而人情、人道、天道、慈悲 … 諸如此類,是超越國界超越時空的。

瑕不掩瑜,小說中精彩處有很多。盜版或說仿製名牌音箱搞劫富濟貧的遊戲,有點意思,很有啟發性,但在現實生活中其實是很難成功的,至少,比小說中寫得要困難得多。

另外,『沒招沒術的感情』的橋段,解釋了丁元英何以被小丹倒追拿下。感情戲份裡,此為最精彩之處,也是最點睛之筆。

其他,不作贅評。

蕭踐 2021.05.01

對豆豆小說《遙遠的救世主》的追評劉冰現象

劉冰這個角色,也值得一說。論小聰明,他比不上葉曉明。但劉冰也是一個認真算計生活的另類勞模。在丁元英沒錢吃不上飯不得已變賣心愛的珍藏版音樂碟片時,劉充當了佛魔一體的角色,(劉的邏輯是)我花錢買你的二手碟片,是幫你套現,你得感謝我;我趁火打擊,壓價收購,是人之常情,我也得掙飯錢啊,你不要怪我。

在小丹和丁元英確立戀愛關係後,劉冰終於意識到丁是高人,於是換了姿勢,積極入夥,想要分得一杯羹,甚至在葉曉明等人因害怕風險而違約退股後劉冰在退股避險的同時仍舊賴在格律詩公司,企圖追求利益最大化。

丁元英對劉冰的心思當然是洞若觀火,只是不說破而已。倘若劉冰多一些厚道,少一些貪婪,倘若此前,在丁元英遭遇財務危機時他能盡力幫忙一二,丁元英也就不至於設局防他做惡,讓他身死名臭。

劉冰此生最大的幸運是遇到並結緣了丁元英這種大智若愚的落難高人,劉冰最大的不幸也在於他遇到了丁元英。小聰明者企圖算計大智慧高人,下場大抵會如劉冰般自取其辱。

蕭踐 2021.05.02

P.S. 【參考 在線閱讀豆豆《遙遠的救世主》(片段)

……

丁元英一口全扒進嘴裡,還沒下肚就說:『好!好吃!』

芮小丹望著他貪婪的吃相心裡充滿了恬靜和幸福。

丁元英自己下了一口麵條,說:『你也吃。』

此刻芮小丹就想這樣靜靜地看著他,她搖搖頭,看他吃了一鍋又一鍋,直到他自己都吃累了停下來歇歇,忽然問他:『你整天關在屋裡受得了嗎?就什麼都不干嗎?』

丁元英說:『上網,學習,什麼都看看。』

芮小丹問:『研究什麼?』

丁元英說:『談不上研究,關注而已,對文化屬性感興趣。』

芮小丹問:『文化屬性?沒聽過這個詞,這個很重要嗎?』

丁元英說:『透視社會依次有三個層面:技術、制度和文化。小到一個人,大到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任何一種命運歸根到底都是那種文化屬性的產物。強勢文化造就強者,弱勢文化造就弱者,這是規律,也可以理解為天道,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

芮小丹問:『什麼是強勢文化?什麼又是弱勢文化?』

丁元英說:『強勢文化就是遵循事物規律的文化,弱勢文化就是依賴強者的道德期望破格獲取的文化,也是期望救主的文化。強勢文化在武學上被稱為“秘笈”,而弱勢文化由於易學、易懂、易用,成了流行品種。』

芮小丹把煙灰缸往他跟前推了推,免得他彈煙灰時落到旁邊的食物上,說:『還是有學問的人會罵人,真尖刻。從字面上能理解一點,但知道又如何,怎麼用呢?』

丁元英說:『無所用,無所不用。』

芮小丹說:『無所用,活個明白也行。無所不用呢?舉個例子。』

丁元英想了一會兒,舉例說:『比如說文化產業,文學、影視是扒拉靈魂的藝術,如果文學、影視的創作能破解更高思維空間的文化密碼,那麼它的功效就是啟迪人的覺悟、震撼人的靈魂,這就是眾生所需,就是功德、市場、名利,精神拯救的暴利與毒品麻醉的暴利完全等值,而且不必像販毒那樣耍花招,沒有心理成本和法律風險。』

芮小丹笑笑說:『那個我沒看出來,倒是越看你越像個精裝歹徒。』

丁元英說:『那個暴利不是由我決定的,是由人的主決定的,主讓眾生把他口袋裡的錢掏出來,由不得他不掏,因為不是我讓人有了靈,是上帝。』

芮小丹說:『你信主?』

丁元英說:『沒有主,主義、主意從哪兒來?主無處不在,簡單地說,支配人的價值取捨行為的那個東西就是主,就是文化屬性。』

……

閱讀小說 遙遠的救世主

對國際勞動節的思考和觀感

1) 有說,該節日發端於十九世紀下半場的美國,因萬惡的美帝資產階級貪心不足壓榨勞工太甚,激起了抗議。

2) 面對憤怒的勞工和無政府主義者們的反抗,美帝當局和美帝資產階級金主們居然妥協了。這些權貴階層為什麼沒有發明『尋釁滋事』和『山巔』之類的法條來伺候示威遊行者們?

3) 共產主義在美國。有人說,數十年來,納粹和(經濟及文化的)共產主義都正在以『政治正確』和『新自由主義』之類的面孔強勁發展。美左,傳統媒體,好萊塢,矽谷,華爾街,跨國利益集團,民主黨 … 自覺不自覺地都在聯手助推。

4)川普為什麼質疑全球化?個人觀感,全球化的本質是各行各路資本金主和各國權貴(包括竊國腐敗團伙)合作謀利的全球化,是另一種形式的帝國主義,而不是道義和慈悲的全球化。一面以遵守本地法律為名,縱容、順從甚至推崇本地惡法,破壞人權和民權,同時又在自由、平等和開放的大旗下嗜血收割全球韭菜。利益最大化,擔當最小化。虛偽而無恥!畸形的全球化加劇了人類整體的不公正,加劇了不合理的貧富分化,甚至加劇了荒謬的逆向淘汰,遑論對個體和民族的優良特色與個性的衝擊甚至絞殺。

5)為什麼沒有資本金主節?為什麼沒有權貴節?為什麼沒有老闆節(有些老闆也很慘)?為什麼沒有官二代節和富二代節?因為人家天天都是過節,不需要像韭菜們那樣被哄騙著發個安慰獎、設個安慰節?

6)從勞動節的起源,或可思考:地理大發現,工業革命,科技革命,網絡通訊信息技術革命,… 凡此種種的偉大革命,對人類整體而言,是更加促進了公平正義還是加劇了不公和奴役?如果人類精神層面的提升趕不上物質生產能力和科技的進步,人心和文化是不是更容易(被)腐爛?所謂的物質基礎決定上層建築之說是不是非常偏頗甚至非常荒謬?

7)勞動的內涵是什麼?勞動的本質是什麼?勞動的本質是(直接和/或間接)創造價值嗎?投機鑽營算不算勞動?鐮刀管理和收割韭菜,為防止韭菜們抗議,可謂操碎了心,也很辛苦,這種辛苦,算不算勞動?

蕭踐 2021.05.02

宜興印象

宜興,一座美麗的小城。最美在山村。
暮春時節,細雨紛紛,林泉,小山,雲霧繚繞,恍若仙境。
有老同學說,以後就在這裡養老了。羨煞我。

十年後,我在哪?

蕭踐 2021.05.02

飲食之道

在微信群裡看到有老同學曬圖解拉猴,忍不住評論道,『解拉猴,我已經不敢吃了。幾天前在宜興,一大盤的龍蝦就吃了一隻,因為覺得龍蝦長得像解拉猴。』當然,同學招待我,出於盛情好意點出豐盛大餐,自然是希望我吃好喝好,自當感激,另當別論。


同學批我矯情,說,這不吃那不吃,有個啥勁兒,扭扭捏捏也太難過了,我家孩子很勇的,沒有不敢吃的,蝎子、蝗蟲都吃過,倆個妞子跟我回老家,還特地去吃羊腦、羊眼。
我有些驚奇,想開玩笑問她,有沒有吃過屎殼郎。想了想,算了,話不能太重,畢竟好幾年沒聯繫了,擔心同學受不了這玩笑。

我想解釋一下我的這種情結。說了些我的看法。大意如下:
我不是刻意挑食,而是一種從生理到心理上的潔癖。這種心理,是一種文化的心理。小時候倒是啥都敢吃。又比如豬肉,以前不忌口。這幾年開始淡化吃豬肉。紅燒肉除外,這道菜,暫時我還忍不住。為什麼會少吃豬肉?覺得羊肉、牛肉和雞肉之類相對乾淨一些。狗肉早就不吃了,有多重原因,除了狗會吃屎,還因為狗狗的寵物化已經在某種程度上半家人成員化。還有,魚也很少吃。不是不喜歡,是小時候吃大席時被魚刺卡過,有了陰影,而且,吃起來老是要警惕魚刺(特別是小魚刺),影響我說話,麻煩。當然,別人愛吃,只要不虐殺,只要食之有(正)道,我管不著,尊重人家的口味。

另有同學調侃說,你這麼多心理問題影響到了飲食,是不是得去看看醫生啊?我答曰,我自己就是(略懂中醫的)醫生,而且是文化大師一枚。

出於擔心老同學帶娃飲食過於孟浪,影響到孩子的健康,擔心真的培養出一二虎妞(虎妞這詞說出後,我便覺得不妥,不該對女娃這樣稱呼,於是收回這說法,並道歉。),我多說了幾句:
如果我有了孩子,我會提醒我的孩子們,在飲食方面要謹慎(當然,營養均衡是必須要注意的),是為慎吃 … 但在說話方面,要隨心隨性,不要有顧慮,是為敢言。而且要學會獨立思考,要會說話。

同學對曰:
除了有毒的不能吃,愛吃啥吃啥,不犯法不違紀就行。又不是天天追求稀奇古怪,要吃(什麼)滿漢全席,就活那麼幾十年,還弄那麼多限制幹啥?

我答曰:
這話,大抵認可。只是,何為『毒』?如何定義?可能不止是自然科學的概念,還需要人文科學的解釋。飲食文化,又豈能簡單地以是否有毒來籠統概括之?

同學立馬懵圈了,發了個表示懵懂震驚的表情符。接著說,沒啥飲食文化,就想著娃健健康康,好好地活著。

問題是,健康的內涵和本質是什麼?如何才能更好地成就和維持『健健康康』?……

此番對話,提醒我對飲食和健康問題需要做進一步思考。比如,素食主義何以興起?過激的素食主義有何危害?又比如,營養學的核心要義是什麼?再比如,中國優秀傳統文化和思想中,關於如何看待和諫言飲食之道的最精彩的論斷是什麼?這些,都需要進一步研究。

中華飲食,早已傲視全球。然而,國人在飲食文化方面的素養,也許普遍欠費。我自己當然也是需要提升的。但願諸君都能盡量多注意這方面短板的彌補,希望大家都能吃好喝好,健健康康。

蕭踐 2021.05.02

愛情太美好。
婚姻太恐怖。

相信愛情,
相信未來。
但,慎重對待婚姻。

蕭踐 2021.05.02

我輩民間湖畔大學自我深造者,走的是野路子。
自由思考,自我覺悟,不做應試教育。
不必像爾等殿堂級博士那般講究標準化。

蕭踐 2021.05.03

正在轉型事業和生活套路。可能,不久之後,會去某個小鎮或山村隱居創作。宜興的山村不錯,南京下屬的某些小鎮鄉村也可以考慮。但願天佑中華,但願好人平安。

蕭踐 2021.05.03

今日頭條,我從來不看。單是『今日頭條』這四個字的名字,起得就很惡俗,而且不準確,很容易誤導他人。想來或是純理工學子出身之人的點子。
所謂頭條,如何定義?如何選擇?誰有資格判定哪個該做頭條?到頭來,還不是誰掌握算法,誰掌握發言權,誰有界定權?
但是張一鳴團隊創建的『內涵段子』項目,創意很棒,很讚。可惜,內涵段子不被容納,早已掛了。

蕭踐 2021.05.03

創業的姿勢

在某些國度,不是所有人都適合結婚,不是所有人都適合開公司。

愛情是美好的,但婚姻可能會葬送她。婚姻如果不幸,尤其是柴米油鹽住用行之類的費用成為壓力,如果這壓力大到一定程度,連價值觀都可能被嚴重扭曲,繼而毀掉的不止是愛情,還可能毀掉友情或其他。

創業是必須的,但不必非得通過開公司的形式來實踐。如果你打算創業,你要算經濟賬,要算文化賬,但是千萬別忘記,還得算政治賬,尤其在某些特色牆國。這是我的經驗之談。可惜,領悟得晚了點。

有些人,更適合個體自由創業(比個體自由職業更有創造力)這種模式。

賺錢不是最重要的,創造價值最重要。哪怕,不能立馬變現。
要堅守良知和底線,不要為了賺錢而出賣良心和靈魂。
不自由,毋寧死,不止是價值觀。

我也不適合打工。
下屬喜歡我,但上司不喜歡。董事長喜歡我,但總經理不喜歡。因為有擔當,勇於任事,好傳授經驗,不怕手下人超越我,還護犢子,所以下屬喜歡我。個別被我罵過且不服的下屬除外。
因為總是太有想法,太有主張,將能而君難駕馭,又不喜歡拍馬屁,所以不討上司喜歡。個別格局大、能力強且自信的上司除外。因為對公司忠誠,所以股東和法人董事長們容易喜歡我。

結論是,我應該最適合個體自由創業的玩法。目前,也正在往這個套路上切換。

蕭踐 2021.05.03

英雄 · 傳奇

明白人 自然明白
糊塗人 依舊糊塗
不在同一個境界
不在同一個宇宙

知我者 謂我心憂
懂我者 為我心疼

萬刃插於心 而面不改色
泰山崩於前 而鎮定自若

一個民族配不上她的英雄
這種事 古來多見

不求俗世虛名 但恐
自己創造的價值
配不上遭受的誤解和磨難

好男兒 不爭一時一地
悠悠青史 幾人可得傳奇?

蕭踐 2021.05.03

孩童的驚人之語

小孩子口中,有時會突然蹦出驚人之語。

今天,爬靈巖山,快到山頂時,遇見一個身穿橄欖綠網眼連衣裙七八歲的小女孩踩著一塊石頭,轉身對旁邊一男士說,『我到哪裡,哪裡就是終點。』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我心中一驚。對女孩行注目禮,對她和她旁邊的男士(應該是她父親)笑道,『你們家寶貝好厲害啊!一出口就是哲理名言!我到哪裡,哪裡就是終點!還可以說,我到哪裡,哪裡就是祖國!我到哪裡,哪裡就是(天堂)樂園!』

那位男士笑答,『謝謝。』
女孩看了看我,眼神乾淨而通透,低下頭,旋即又抬起來,笑而不語。

蕭踐 2021.05.05

龍門 vs 狗洞

去年,有朋友對我說,『男子漢大丈夫,能屈能伸,跳得龍門,也要鑽得狗洞。』

誠然。但是,對於有精神潔癖的鄙人來說,如果是於人無害,如果不傷天害理,鑽鑽狗洞,爬爬褲襠,如韓信故事,未嘗不可忍受。我的忍耐力還是可以的。但,如果是被迫交出靈魂,如果是讓良心下跪,協同作惡,那就,寧可大志難成,寧可埋沒終生,也不貪圖不當資源。

問題是,這種精神潔癖,這種傲骨傲氣,這種傻氣呆氣,可能會累及親友,可能會讓關心你的人心疼,尤其在某些國度 … 怎麼辦?

蕭踐 2021.05.05

抉擇的多重考量 · 維度 角度和格局

記得,2014年春,我對一個老同學說,『即便有錢了,我也不會買房。』同學對我這話很不屑,懟道,『那是因為你沒錢。等你有錢了,就不這麼說了。』言外之意是笑話我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我忘了當時我是怎麼接話的,應該有所續對,比如說,告訴她,我對土地和房子關係的認知和價值取向,說白了就是,我認為在某些國度買房是不道德的(炒房更加無恥)。我說的是真心話,但同學以為是酸葡萄之論。或因我們的思維方式和價值取向不在一個維度。

近來,加緊處理轉讓品牌的事,越發觀察和體悟到當下許多人的生活狀態。無論首富首負,還是普通中產韭菜,其他階層姑且不論,似乎活得都不輕鬆。
大亨們直接掌控或代人掌控巨量資源,成就一眾牛逼大項目,風光無限好,但風險也無限高。反噬?報應?
個人觀感,在某些國度,即便交出靈魂,也未必能夠換來安生。或者說,既然你連靈魂都交了出來,還有什麼資格奢望安生?中國有老話說,從來富貴險中求,我覺得,從來富貴不要臉中求,有時,也說得通。

近來,還有一種感受,比以前更加強烈。那就是,大部分人都沒有耐心傾聽有深度、需要思考的故事,包括創意和企劃。大部分人其實活得很著急,看重結果,輕視(或者說顧不上)緣起和過程。不止是因為缺乏想像力,缺乏勇氣,更因為他們被生活的壓力教育得太過於現實。仰望星空和渴望自由,這種事,他們覺得,會妨礙掙錢,而且可能還會帶來危險。他們更喜歡速食,無論生理的還是精神的食糧。即便,你把一攬子製造搖錢樹的創意和覺悟慷慨地分享給他們,他們也懶得傾聽,懶得評估。何以如此?他們希望,你把造好的搖錢樹交到他們手裡。

昨天爬山,除了遇到一個說出『我到哪裡,哪裡就是終點』的七八歲的女孩,還遇見一個五六歲的男孩,穿黑色牛仔褲搭配黑色T恤衫,牽著一男士的沿著山道往上爬,口中喃喃有詞,我沒有聽清楚男孩說了什麼,只對他的臉龐印象深刻,一張老成如三十多歲男人的黑臉。我忍不住笑了。這娃兒長得怎麼這麼著急?男孩身邊的男士(應該是他父親)注意到我在笑,儘管我戴著口罩,但我的眼神暴露了笑容。

同樣是昨天的爬山見聞,下山時在半山腰看到一對年輕男女在路邊休息。女子悠悠地說,『有一個會拍照的男人,這樣的女人得多幸福!』我心道,『女人啊,有時很貪心,有時又很容易滿足。』

人性是複雜的。也許,一個人的秉性基調,自幼便大抵成型。所謂三歲看大,七歲看老。但,境界和格局的提升,思考和表達能力的提高,素養和涵養的修為,可能是一輩子的事。

蕭踐 2021.05.06